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235阅读
  • 4回复

怡情别离(11)

楼层直达
级别: 骑士
         第十节      贴近最可爱的人
      作者:殷绪郅

       一九五零年,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,纠集十四国雇佣军,打着联合国旗号,以所谓“制止北韩南侵”为由,发动了侵朝战争,把战火烧到鸭渌江边。美帝仗着空中优势,实施地毯式地轰炸,轰炸极其残酷和野蛮。当时,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向南推进,难民潮向北撤离,逐渐靠近鸭渌江。这种撤离是随着战争的激烈程度,缓慢进行的。就我们家而言,由朔州撤到水丰,再由水丰撤到青水;而每到-地,总伴随着志愿军的入住,相依相伴,亲如-家,同仇敌忾,保卫家园!
     这-年初夏的一个清晨,素彦姐给城里单位送菜回来,向父母亲讲了-个奇怪现象,她说:“我在城里看到好些穿着人民军服装的军人,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。”我在旁边听父亲说:“噢,有可能咱们人过江啦!”当时,对父亲讲的“咱们人”不知道指什么说的,还在纳闷。又过了一阵子,听说战争在南边开打,这边风声骤紧,各种传闻很多,不知是真是假。又听说前两天,美国镙旋浆大飞机到朔州上空散发传单,要老百姓赶紧疏散撤离,否则就要“拉叭叭啦!”
     有一天夜里,我们睡得正香,被马路上传来的脚步声和马蹄声惊醒。天色渐亮,悠扬地号声响起,大批人马就地休息,有的进入庄园寻找住处。
  我看到的“咱们人”,原来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,我感到非常高兴、非常亲切!争着抢着让这些叔叔们住到自已家中。而这些叔叔们也异常兴奋!都没有想到在异国他乡能见到中国亲人,倍感幸运!亲人相见,问寒问暖,有说有笑,有说不出来的那种亲近感!
    “小鬼,你过来!”我在外屋,爱慕地抚摸着三八大杆枪,正在跟叔叔们说笑呢,只见里屋一个年令稍大、长官摸样的人向我打招乎,我靠上前去。他问我:“你多大啦,读什么书?”又问我:“怕不怕打仗?怕不怕美国鬼子?”我也不客气,却反问他说:“我不怕!怎么,你带我上前线去?” 他哈哈大笑地说:“小鬼,好样的,是个材料!”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连声说:“是中国人!是好样的!”紧接着,我又带着不理解和挑战地口吻问这位长官:“你看,那位叔叔身上只有四颗手榴弹,连支枪都没有,怎么打仗?”这时大家的目光一齐投向坐在屋角的一位年轻士兵身上,又是一阵大笑声!那位年轻的叔叔不好意思地挠着头,吱吱唔唔地说:“还没有来得急给我发枪呢!”还是那位长官智敏,他把话题接过去,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段故事。他说: 在抗日战争时期,我是大别山一带武工队长,在一次鬼子进村扫荡时,手枪子弹打光了,带着仅乘的两棵手榴弹钻进地道。扫荡过后,眼见两个鬼子就要出院,我突然起身,举着手榴弹,用日语高呼:“不许动!放下武器!交枪不杀!”对于突如其来的喊声,俩个鬼子吓蒙了,也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人,乖乖地举手交械。这说明有了手榴弹,在必要时照样当枪使!他的一番话,既给这位年轻的叔叔解了围,又给在坐的大伙鼓了劲。
  当夜幕降临时,集合号声吹响,趁着夜色,志愿军同志整装上路,消失在南去的茫茫黑夜之中……第二天早上,我母亲做饭时,打开锅盖,竟发现锅里放着一堆高粱米。她手捧高粱米,久久不作声……这一切,我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中。
  前脚送走了志愿军,后脚又迎来了支前民工,这个家进进出出,也便成了军中的“中转站”。返过年,美国飞机对朔州连续不间断轰炸,这里几乎变成一座空战,无法再呆下去,我们不得不弃家撤离,来到水丰大伯家居住。在这里同样住满了志愿军,他们夜行军很辛苦,白天入住家中休息。我母亲和我们孩子们就忙着热水烧炕,让这些志愿军叔叔们泡脚解乏,大冬季把炕烧得热热的,让他们睡得香香的。
     在跟志愿军相处的日子里,虽然关系很融洽;但是,有时候难免出现误会、有时甚至出现笑话。有一天下午,有位四川口音的叔叔说:“他的孩子找不到了!”我母亲着急了,说:“我没有见过你带孩子来呀?”这位志愿军愣了会,方才明白,指了指脚下的鞋,我母亲才恍然大悟,便笑着说:“我看到你孩子放在屋檐下没有阳光,我给你拿到珊栏外面凉晒了。”他见到后惬意地连声说:“谢谢!谢谢!”
     说到这儿,你不会相信,在我们家门口会出现老毛子志愿军?有一天下午,有-帮大鼻子志愿军闯到家里来,这些人穿着志愿军衣服,却没有戴军帽,露着黄头发,嚷嚷着问:“包米倒鲁耶希?”我们听不明白他们说啥?其中一位拿出西红柿指着说。弄清他们来意,便带他们到了菜园,这些人眼见这么多红红的西红柿,高兴地喊道:“姆脑姑!姆脑姑!”他们摘下的西红柿,用手搓了搓,然后从衣兜里掏出白糖,撒在西红柿上,大口大口地吃的香着哪!吃完后招着手说:“赫拉哨!赫拉哨!”满意地走了。原来这些老毛子都是保卫小丰满发电站,从山上下来的苏联炮兵阵地上的士兵。
     水丰小丰满发电站,座落在鸭渌江的上游,是敌机轰炸的重点目标,隔天差五地就要轰炸一次。每次轰炸只要坐在家中,从窗户上就能看到:从山口处进入的“油挑子”飞机,一字排开,-架接-架地俯冲下来扔炸弹;山上,我志愿军高炮群包括老毛子高炮群一齐发炮,炸弹声、高炮声“轰!轰!轰!”响成一片,震耳如聋,炮弹皮像下雨似的霹雳啪啦往下掉!被击中的敌机冒着浓烟像是倒裁葱落地爆炸!一场空袭射杀过后,我们从院内可以拾到小半盆炮弹皮,手摸还发熨呢!
      随着战争日趋激烈,轰炸的范围日趋扩大,我们家在水丰已经呆不下去了,又继续北上,来到鸭渌江边城—青水。住进了一家听说已经回国的华人家,它的西侧靠中心马路,东侧不足百米便是鸭渌江,再往北远眺,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“雄久久,气昂昂,跨过鸭渌江”的跨江浮桥。
     说到鸭渌江浮桥,是用许许多多铁制空箱壳打制出来的大型浮体,上面踏上平面钢板的浮动通道。我们的志愿军就是通过它将战备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,它的重要战略地位不一般。正因为重要,所从敌人把它列为重要战略目标,多批次、连续不断地进行轰炸袭忧。有时,我跟我们的小伙伴们经常躲在柴垛里,手拿望远镜观看浮桥战斗的场景:敌机一旦进入浮桥区域,两岸志愿军万炮齐鸣,多架敌机被击中,给敌人以毁灭性打击。有时敌机夜袭,火红地爆炸,映红了半边天,上面投掷炸弹,下面浮桥断裂,敌机投下的闪光弹,如同白昼一样,你会清晰地发现,在江水中有许多志愿军叔叔,用肩扛,用手托箱体,桥面上坦克车、炮车、运输车川流不息地涌入对岸,炸弹就在他们周围曝炸,有人倒下了,马上又有人顶上去,血水染红了江面……我们最可爱的人就是用肉体铺成了这条打不垮、炸不烂的“钢铁运输线!”这是一个民族不屈意志的体现!是任何力量无法战胜和摧毁的!
      战争自有战争乐。死固然很可怕,但是,经历过战争磨难的人,对于死看得很淡定,怕死未必就不死,不怕死末必就会死。战争残酷,炮火连天,江水依旧,湍流水急,我们这帮孩子们照常在江水里游泳、钩鱼、捉蟹,对敌机的袭忧司空见惯,也就不理会了。经常在水中观看浮桥两岸志愿军高炮群如何打敌机?我发现:敌机到了上空不打,敌机接近目标时还不打,只有当敌机俯冲准备投弹时,集中火力打个正着;在瞧上天,敌人战斗机掩护轰炸机,而我志愿军战机群迎头痛击,天上追打,地上射杀,炮弹皮像雨点一样落到江面上,发出“涮!”“涮!”地响声,我们没有丝毫地惧怕。眼见敌机被击伤、被击落的时候,都会发出赞叹声,站在水中拍手叫好!
     战地观战是一大精彩,孩子们不会轻易放过机会。只要有空战,我们就选择最佳位置进行观战:我们看空战也看出经验来了,只要见到我们的飞机扔“附油箱”,就说明马上就空战了。我见到,只要敌机接近鸭渌江,我们的战机就拦截,而这种拦截很巧妙,前方拦,后方堵,让它有来无回;常常见我们两架飞机,截住一架敌机,咬住不放,穷追猛打,直到击落。击落后的敌机拉着长烟一头裁到江中,一声震响,溅起巨大的水花!看上去,既解气又过瘾!空战之后,我们这帮孩子们抄起家伙,拚命跑往“附油箱”坠落处,把溅落到地面上的机油收集起来,夜晚用它掌灯。
     在青水期间,依旧以种植蔬菜为生。尽管战争阴云密怖,生产的蔬菜供不应求,几乎全部供应了我们志愿军。在我的记忆中,山上志愿军高炮部队有一位姓刘的参谋,家是安徽的,经常带车到家中菜地拉菜,跟我们家的关系特别好。他很朴实,待人诚恳,总是乐呵呵的,每次过江回国,总是到家中问需要带什么东西?我母亲也不把他当外人,总是麻烦他带回一些奇缺物品。他由国内带回的各色花布,深受母女的喜爱,大生产牌香烟是男士们最爱,螺式硬糖块最受孩子们欢迎。刘叔叔常说:在异国能碰到我们这样一家人,是他-生的“幸运”。后来因为工作需要,奉调回国另有重任,行前赶到我们家告别。说真的,刘叔叔很可爱,我们一家老少都舍不得他走!临别之际,我父亲亲切地问他需要什么?他毫不客气地指着放在桌上的草绿色的保险箱说:“这件东西,能送给我吗?” 父亲看了-眼保险箱,又看了看我,他也知道这是我的一件喜爱物,犹豫了一下,马上镇定地说:“我们也没有好送的,你喜欢它,就送你做个纪念吧!”
      原来这件保险箱是我们家“三宝”之-,是日本货,专门放存贵重物品,密码开启,起动时伴有动听的音乐,不失是一件珍品。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,经常拨动它玩,战争期间东奔西跑,几次想丢弃,都被我护住。这次父亲亲自答应给刘叔叔,也是忍痛割爱,是对志愿军深爱的-种内心表达!刘参谋非常感激,连连表示:谢谢!并且声言:国内相见!
      在异国土地上,近距离地贴近我们最可爱的人—中国人民志愿军,倍感珍重!我经常思考-个问题:我们的志愿军来到朝鲜打仗,手中握的是“三八”大杆,有的只有几颗手榴弹,连“三八”大杆都没有,以劣质武器战胜武装到牙齿的美帝主义,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!凭得是什么?我想,原因固然很多,但其中两条原因不可获缺,让我感到非常之震撼!一是,在他们身上有一种坚毅制胜的精神力量,那种灼热的、正在燃烧着的复仇心脉,那种压倒一切敌人的战斗作风和精神风范,给人第一感觉是,你站在那儿,也会让敌人失魂、丧胆、畏惧;二是,具有丰富的战场经验,打仗是-种特殊条件下的战地博斗,它是-门斗争艺术,不是蛮干;这些在国内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时期,从枪林弹雨、子弹堆里“爬”出来的一大批骨干,在战场上似鱼得水,彰显灵通,不仅能打仗,而且会打仗,打起仗来很“油”,玩的敌人没痹气,这就叫本事。从那时起,我就蒙发出一个心愿:我长大之后能有一天,站在他们行列之中该多么的光荣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 发表于: 01-05
我听母亲说,姥爷家也住过几位志愿军伤员,恢复后他们去找部队了。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 发表于: 01-05
回于龙同学转载的殷先生的回忆录《怡情别离(11)贴近最可爱的人》
  朝鲜战争,我们家住的地方是朝鲜的大后方,没有什么工业和重要设施。美国飞机去轰炸的就是两座桥。一座是长津江上的,主要是要是要阻断人民军的撤退。这个桥是日本人建的水泥桥,很坚固,又在两山之间,美国飞机去炸了很多次,才炸断。另一座是建在鸭绿江上的浮桥,主要是向朝鲜战场运输军需。大桥建起不久就被炸掉了。这时我8岁,殷先生9岁,我们都有相似的经历。
  殷先生在和志愿军叔叔的接触中,不但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从耳濡目染中受到了革命传统教育,受到了英雄主义教育,从那一刻开始,他就有了自己也要当兵,像志愿军一样去保家卫国的宏志,并引导他走上了革命军人的道路。向殷先生致敬!
  谢谢殷先生的回忆录!谢谢于龙的转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 发表于: 01-06
回 1楼(于龙) 的帖子
《贴近最可爱的人》文中表述的经历,是朝鲜华侨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经历的缩影,朝鲜华侨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积极贡献,这种爱国奉献精神永存!谢谢!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4楼  发表于: 01-07
回 1楼(于龙) 的帖子
看了殷先生的回忆,能够和最可爱的人亲密接触,很有感动,想起儿时经历。
我家住朝鲜清津市。战时每天都有飞机骚扰,次数多了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听到报警,都会到自家院里的小防空洞躲着。
在我六岁时的夏季,忘了是几月几日。印象深刻的一天。父亲有事早早出门不在家。在八点多时突然警报响起,顾不得吃饭,马上到防空洞里。飞机很长时间没飞走,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东西看不到,过段时间好了,飞机也飞走了。出防空洞一看,哥哥因没进防空洞被弹片伤着两处,浑身血淋淋的。妈妈不顾一切去照顾哥哥。
过了一段时间,志愿军叔叔和人民军把大家都接到大防空洞。在洞口看到我家所在的位置起火了。原以为是邻家有火起的火,后来听说是飞机扔的燃烧弹。
因父亲不在家,哥哥受伤,我和姐姐都小,家里的物品没有抢出来。那天清津被炸平了,没有家园只好开始了艰苦的流浪生活。
那段时间生活很苦,我曾问妈妈,什么时候能吃块大豆腐啊!
现在我们多么幸福!让我们珍惜当下,幸福快乐每一天!
谢谢殷先生的文章!谢谢您的转发!


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