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115阅读
  • 2回复

怡情别离(4)

楼层直达
级别: 骑士


第三节      难忘的栗子树下
作者:殷绪郅
  
     我的嗜好是喜欢吃栗子。一般吃法是熟煮和热炒,而我的吃法跟别人不一样,我喜欢生吃,在我看来,也只有生吃才能品味出栗子的甜香和甘美,这个习惯是我从小养成的。
     这并不奇怪,我家出了院门旁边就是一株大栗子树,它挺拔而又粗壮,据说有三百多的历史。每逢夏季,绿油油茂密的枝叶像一把超级大伞遮挡着阳光,人们围坐在大树下石桌旁歇息、纳凉,尽享大自然的清香、和煦和妩媚。
     栗子树下,又是孩子们经常玩耍的聚集地。放学后,有时在石桌上做作业;有时做游戏;有的孩子玩上“过家家” ;有的看大人们下象棋;有时大人们玩象棋,我们就玩“五子棋” ,总之,这儿是孩子们娱乐、休闲、开心的好地方。
     经常跟我玩在一起的华人小伙伴叫田壮,他家距我家最近,是好邻居。田壮爸爸个子不高,一脸严肃,很少说话,是生意人,经常不在家;相反,他妈妈个高体胖,肤色微黑,笑起来一口白牙,那笑起来的“咯咯” 声绝对盖过他人,她快言直语,好强争胜,地里活全凭她操持。田壮比我大两岁,跟他妈一样“壮” ,护心发,挺着大肚肚,有我两个粗,玩起来经常喘着粗气,在家娇生惯养的,出来玩也好占“尖” ,说话粗声粗气的,别的孩子都怕他。说老实话,别看我们经常玩在一起,可是我并不喜欢他。他好“吹牛” ,横竖不讲理,有时还欺负人。
  有一次,他告诉我在地里抓了一条蛇,说:“你猜怎么着?”我说:“那就放了呗!”他却说:“放了便宜了它,我把它活剥皮生吃了,你信不?”我哈哈大笑地说:“你又在蒙我!”他见我笑他,咬着牙,瞪着眼,要跟我干架。还有我们一起下“五子棋” ,他输了不认输,把棋盘一扑拉,扬长而去,我很生气。我最烦他横竖不讲理,每当栗子结果成熟期,树上时不时地往下掉栗子,毛刺刺的,孩子们拾到就地砸着吃,实属正常。就是这个田壮,经常拿着镰刀往树上掷,成片的技叶和栗子往下脱落,这种破坏性采摘,大人孩子都有意见。一天,我在树下拾到一个栗子,正准备吃,他一把抢过去说:“是我打来的!”“是我拾到的!”我争辩道,俩人谁也说不服谁,就扭打起来,他揪我的衣领、我揪他护心发,我哪里是他的对手,他把我摔倒在地压在我身上。“小柱和小壮打起来啦!”只听有人在喊叫,在地间正干活的田婶急忙赶过来拉仗,“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能欺负弟弟!”田婶急喘喘地说,边说边捶打田壮,“他抢我栗子吃!”田壮争辩说,田婶连拖加拽地把他推回家......我母亲听说我们干架的事后,就劝我少跟田壮来往,说他是”愣头青” ,别惹他。从那以后,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我们常见面,但是不说话。可是,时间一长,打架的事又丢到脑后去了,俩人又好上啦!我姐姐看不惯就对我母亲说:“你看这俩个人难舍难分的,又凑到一块啦!”我母亲说得好,“好孩子不记仇,就由他们去吧!......
     栗子树下是华人田园生活的一角。傍晚,当人们忙了一天活,吃过晚饭,习惯地到树下坐坐,抽袋烟,喝个茶,说说话,聊聊家常,难免传播点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话,也常传递一些当地乐见和国内趣闻,再就是说笑话,讲故事。而孩子们聚在一块,就愿意听故事。在我的童年,许多记忆己经摸糊,但是栗子树下讲得那些生动故事,至今历历在目,难以忘怀。
  记得有一次,孩子们不知道为什么得知我父亲回来了,一齐拥到我家,当时我们正吃晚饭,我父亲刚放下碗筷,连口水都没有顾得上喝,就被一帮孩子们从家中连推加拽的来到树下讲故事。我父亲稍微喘息了一会,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,边擦汗边讲道:在山东老家,有一座山叫圣巫山,在半山腰有一处寺庙,在庙内供奉着圣巫老爷。这里的香火非常旺,周围十里八村的信男善女的经常前来烧香,每个人都有自已的夙愿和祈盼。有一年夏天大旱,四十天不见滴雨,地里的庄稼几乎旱死,乡亲们急了,眼见到手的作物被吞食,大伙心疼啊!怎么办?大家异口同声地说:“去找万能的主一一圣巫老爷!”这一天,来自四面八方众多的男女老少,梳理打扮的干干净净,带着供食供果前往跪拜祈祷:“圣巫老爷行好!圣巫老爷开恩!求求您啦......帮帮我们吧......快给我们下场透雨吧!要不然......”说也怪,大伙正在磕头祈拜之时,说是迟,那时快,只见黑云压顶,龙卷凤四起,寒气扑面而来,一道电闪雷鸣,顿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。讲到这儿,孩子们都楞了神,你看我,我看你,交头接耳地嘀咕:上天真地能显灵?
我父亲用眼睛扫了一下孩子们好奇的样子,喝了一口水,继续说道:不是上天显灵,而是圣巫老爷给咱造福!圣巫老爷是何许人也?是智者、是奇才。据说她娘生他的时侯,用地里的茅草割断脐带降生的,自幼聪慧。有一次,他跟孩子们在地头玩耍,正巧碰到一位戴着头巾的小媳妇骑着毛驴路过,一帮调皮的孩子挑逗他说:“你不是有本事吗?你去亲她一口给我们看看!”这让年轻的圣巫老爷很为难?心想:完成这样一个举动的确有难度,不完成这样一个动作又让人瞧不起。他灵机一动,有啦!追上毛驴果真跟她亲了一口?回到孩子们中间“你真行!我们服你啦!”个个为他叫绝。接着我父亲问大家:“你们知道圣巫老爷使用的什么妙计吗?”这一下把孩子们给问住了,谁也没有猜透。这时,我父亲很兴奋地告诉大家说:原来圣巫老爷追上去指着她说:“你偷吃了我家地里的甜瓜!”这位小媳妇反驳说:“我没有啊!你要不信,可以闻闻我的嘴!”
  当时,圣巫老爷过人的聪明,已经引起官府的注意。有一次,官府派差役,故意刁难正在翻地的圣巫老爷,说:“你能告诉我你翻地的铁揪一天抬几抬?”圣巫老爷不加思索地反问道:“你骑马从城里到我这儿,请问你那马蹄抬几抬?”这一反问把差役问傻了,被羞辱地扬鞭而逃。成人后的圣巫老爷学识渊博,从医治病,为穷人看病治病,为穷人纳晌抵税,为穷人呜不平,鄙富济贫,抗暴济民,引起当局不满,后被秘密杀害。传说当时用刀刑法,怎么也杀不死圣巫老爷,最后由奸细告密用茅草割腕置死。后来,人们为纪念这位:“替天行道” 的圣人,捐资兴建了祠堂。长年人来人往,香火不断......讲完之后,孩子们由兴奋转入深沉,都在思考一个问题:我长大了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?
  夜深了,大家听故事的余兴末减,非让父亲再讲一个,这时只见田婶挑着气灯走了过来,我父亲指着田婶说:“请田婶来一段好不好?”大家把目光投向了田婶。说起讲故事,这一片不泛其人,但是真正讲得好的、入情入理、有声有色的不多,像田婶泼泼拉拉、爽直口快的人,讲起故事很受欢迎。这时只见田婶往上捋了一下头发,带着考问的口气问:“你们怕不怕鬼?我讲了怕你们晚上睡不着觉!”“我们不害怕!谁怕谁就是孬种!”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。田婶笑了笑,显然压低了声音,绘声绘色地讲道:从前有一位富家子弟,财大气粗,骄横拔扈,目恐一切,经常以打骂穷人为尝好。有一天夜里,他同几个穷哥们侠路相逢,他气不知达那儿出,生性好斗的他走过来,用蔑视地口吻说:“咱们今天打个赌好不好?”几个穷哥们知道他不怀好意,就顺便说:“你想怎么着?”这家伙歪着头,斜着眼晴说:“这样吧,今天晚上咱们做个游戏!”“做什么游戏?”几个穷哥们很纳闷,追问他说。:“夜里,谁能到北山坡乱草岗子一一坟地,给我走一趟,我赏他二两银子!”这个家伙趾高气扬、得意忘形地提出挑战!几个穷哥们互相看了一眼,谁也没有吭声。后来这小子不见回声,便得寸进尺,更加变本加力地说:‘我料你们几个穷小子,就没有这个胆量,到手的银子就是拿不走!哈哈,,,,,,’这几个穷哥们深知这家伙在戏弄他们,也不想上当,几个人一嘀咕,便计上心来,带着挑逗地口吻说:“这个财我们不想发,这个机会留给你,如果你敢到乱坟堆里走一遭,今后我们绝对信服你,你说什么我们都听你的!”撑不住几个人一块劝说,加之这小子生性好强,那肯放弃这样机会,在他看来,在穷小子面前示弱,就等于投降、丢了面子,他痛快地答应了。
  再说,这些穷哥们也不是好斗的,他们用怀疑、轻蔑地口吻问:“唉,公子哥你可别骗我们,你真到场,拿什么采证明你去了?”有一位穷哥们说:“我这儿有把斧头和一根木桩,到了现场你把木桩钉在坟头上,就证明你到了。”这家伙接过工具,眼晴瞪着穷哥们,踉踉跄跄地消失在夜幕之.......深沉地黑夜,伸手不见五指,死一般静默,只有蟋蟀地鸣叫。这几位穷哥们等呵.............,没见到人影,正等得不耐烦,忽然听到远处传耒了惨烈地呼嚎声:“啊呀我的妈呵!你放了我吧!赶快放了我吧!......”这几个穷哥们顺着喊叫的方向迎去,只见公子哥连滚带爬地跑回耒,一头裁到穷哥们的怀里。吓得他屁滚尿流,满身是汗,连鞋子都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。问他怎么一会事?他抖动着身子,战战惊惊地说:“有......有鬼啦!......把我抓住了,快送我回家!”唉,那个狼狈相就别提啦!
  第二天,穷哥们到坟头一看,都哈哈大笑!这时田婶往上挽了一下袖口,指着这边,又指那边的人问:“你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吗?”他们笑公子哥是个大笨蛋!是个胆小鬼!原来呀,当时公子哥穿的是大褂,他在下蹲钉木桩时,将衣服的衣角给钉住了,在起身的时候好象有人拽住他,他认为是鬼缠身,狠命地喊叫挣脱,就这样在坟头上留下了大褂的衣角。
  散场的时候,大伙开玩笑地说:“今夜无眠,小心别让鬼拴住啦!”“没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,踏踏实实的睡吧!”你一言,我一语,说话声和笑声淹没在黑夜地平线上......
夏夜,月亮高高挂起,地面皎洁似霜,萤火虫像许多小仙女提着灯笼,在一闪一闪地舞动,没有睡觉的青蛙,有节奏地唱着抒情歌曲。在这迷人的夜晚,多么令人神往!欢声笑语不时地从大树的背影下传出,这可能是忙碌了一天农话的人们对劳累的一种喧泄。记得有一次,我跟田壮刚从他家出来,老远就听到田婶咯咯地笑语声,原来是我母亲正跟大伙围坐在树下谈笑。田婶见我跟田壮过来了,一把抓住我的胳膀说:“大少爷来啦!”并搂在她的怀里问:“小柱,我问你,你可要说实话,将来你要娶个什么样的媳妇?”这时候大伙的目光一下子投向我。这突如其来的一问道把我问住了,我挠了挠头,眨了眨眼,看着我母亲,不好意思地说:“将来吆......要找一个熨头发的......戴金丝眼镜的......镶金牙的!”这一回答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突然,又有一位李婶站起来问:“柱子,你怎么没有了鼻梁?”我瞪着眼,摸着鼻子,指着田壮说:“都是他,田壮哥用小刀给削掉啦!”大伙又是一阵前抑后合地捧腹大笑。
    回忆起田园盛夏,在大栗子树下那些难忘的宵夜,至今令人动情迷惘,那一茬茬往事,那一张张笑脸,那些趣闻趣事,还有那些生动故事,给我童年注入了生命的乳汁,打下了深刻的烙印。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 发表于: 11-23
回楼主于龙同学转载的殷绪郅先生的回忆录《怡情别离(4)》
  童年是人生最美好最幸福的一个阶段,不管几十年过去,童年的趣事都会深深地印在记忆里,留在心底。
  “栗子树下”演绎了那么多童年故事,那么生动,那么有趣,真是令人好奇和羡慕。殷先生的记忆真好。
  比较起来,我的童年是粗糙的,我是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那么多美好的故事。
  谢谢您栗子树下的童年回忆。谢谢于龙的转载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 发表于: 11-24
回 1楼(郭麟恭) 的帖子
是的,殷绪郅先生的记忆真好。
我童年的记忆没有几个,听母亲后来给我讲,我有一次和母亲坐车(胜利58卡车)改装的巴士,我自己提前下车找不到母亲的事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