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134阅读
  • 2回复

Re:爱国才是真善(八)

楼层直达
级别: 骑士
爱国才是真善(八)      2019年8月31日发表
按着天娇的筹划,为了便于我们的行动,需要做一次离间龟田和守卫队长之间的关系。按着天娇的安排,下午四点钟褔增到了卫队,把卫队长找到运输公司来了。名头是董事长要和卫队长一起吃饭。卫队长来到运输公司门口,看到新来的美女仁华,站在马路中间似乎在等人,卫队长也是一名迷恋女性的色鬼。他从远处看到的就是,一名忒漂亮的女人站在公路中间。好色也是这卫队长的特点,他也不问一下这是谁的女人,就擅自走到仁华跟前,一开始先用日语夹杂着生硬的朝语进行调戏,然后对仁华就开始动手了,他伸手就摸向仁华,进行调戏、猥亵。仁华也不说话,有意识地表现出温和,柔弱和温顺来,仁华的这种表现,逗引得卫队长色胆迅速地膨胀起来。他得寸进尺,光天化日之下,公然竟伸手摸进仁华的内衣的前胸里。仁华这时的表现是,似羞还拒,惹得卫队长的色欲,一发不可收拾。他急不可耐地上前搂住仁华,对仁华乱抠乱摸的同时就要狂吻。这时的仁华,却不知哪来的勇气,她抡起胳臂就给了卫队长一耳刮,他一面打着又一面大喊来人啊。龟田在屋里和仁华刚刚分开,他不知仁华出来干什么,正想出来找呢,就听到仁华大喊大叫的声音,龟田也没看请是谁在调戏自己的美女,看到有人在调戏自己的美女立刻醋火大发。跑到跟前朝着这位卫队长的两腮,一连川就煽了四个耳刮子,每一侧两个耳光。卫队长也正是年青的小伙子,本来色欲就大,正搂着美女在享受这幸福时刻呢,突然遇到攻击和阻拦,年轻的他的火气也正旺盛着呢。耳光打的他两眼冒金花。他立刻升起一股怒火,这怒火已经无法阻挡了。他也抽出自己的右手,给鬼田也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,两人都受到对方的袭击,双方都上了火准备大打一场了,他俩反而都把仁华放在一旁忘掉了,让她自己独自在哭泣了。
龟田和卫队长,冷静下来的两人一看对方,这时两边各自的怒火,不得不稍稍收敛一下了,愣在那里有几秒钟。二人不得不强压住,自己的冲天怒火了。不过仁华还在哭着诉说着什么呢。桂香立刻把仁华说的内容翻译过来说:“我是您龟田邀请来的客人,这位是什么人,他上来到就一只手伸进人家的前胸,另一只手却伸进我的裤裆里了。我是大户人家的正经八百的淑女,怎么当了你的客人就这么不受尊重了呢?我反而成了谁都可以随便伸手摸的荡女了。如果是这样,我就不能在这里呆了,我还是回去吧。”
话说到这份上,龟田除了吃醋外怒气又大发起来。龟田想,这是天娇夫人替我邀请来的正经人家的淑女,你怎么能随便乱摸呢?听到仁华又说要走,龟田好不容易才请到这么一个正经人家的美女,如果他真的走了,确实真有点无法原谅卫队长了。龟田也属于军人编制,而且军衔也很高,是大佐级军官,他一吹警笛,卫兵来了三四个,他命令卫兵把卫队长扣押起来,关禁闭七天。天娇听桂香翻译过来的内容,连忙对桂香说了一番话:桂香连忙翻译过来对龟田说:鬼田先生:天娇夫人说:卫队长担任着保卫工作,工作很重要,训斥一下关个两三天禁闭也就可以了,就不要关这么长时间的禁闭了。龟田一听天娇夫人说的话,认为很有道理。于是就改口说先押回去,就禁闭两天吧。天娇夫人给卫队长这样说情,等于坐实了起码两天的禁闭了。卫队长听了却是很感激,心里认为天娇夫人是个大好人,以后一定要报答的。
周二下晚的伙食;天娇夫人先给卫兵小队做好了饭,让他们先吃。今天,又额外给他们烫了酒,天娇夫人向让小兵给这卫队长把酒才送去,让队长先通快地大吃大喝完结,看到他醉倒后,就不能再发号施令了。然后再让小兵进行吃喝,每个士兵都对饭菜赞不绝口。宴会的最后,夫人给每个小兵都敬了酒,而且,夫人还陪着一起喝了一盅酒。当天,夫人还给这些小兵邀清了七八名女人(妓女),让这些美女陪着喝酒吃饭。酒宴上只要有女人陪酒吃喝,喝酒的热潮就接连不断,一个接着一个。这一顿饭就吃了三个多小时,十名日本兵都喝趴下了。桂香按着天娇夫人的指示,吃喝的中间又适时适量地投放了迷药,结果,这些小兵,睡得都像死猪一样。谁也分不清这是药力的作用下使日本小兵睡得这么死呢?还是酒喝的太多,每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而使这些小兵睡得这么死的?饭桌撤下去之后,夫人让敬中老爹,安排人把这些睡得挺死的小兵,都略微一捋顺一下,不能让这些小兵,横竖地乱躺着,起码也要睡得也要有点秩序,!吃完饭八点来钟了。
天娇夫人把龟田饭菜的食材、数量和调料都下好,仁华的厨艺也是成手了,让仁华把弄好的食料,按着弄好的原样只给下锅烧火就可以了,这也算是天娇夫人精心做了四样菜肴了。然后让仁华收拾到饭桌上,由仁华陪同龟田吃喝也就可以了,天娇夫人事前把要做的事儿,都和仁华说清楚了,仁华也是聪明伶俐的人,只要有仁华在,龟田就不会去找别人的了。况且仁华在酒桌上发挥得又特别好,她把学到的日本歌曲,连唱带跳,这一通表演,弄得龟田也兴奋极了,这吃喝的期间,龟田可就不老实了,对仁华开始又抠又摸,基本上是揽着仁华的身体吃喝的。仁华耐着性子忍受着。饭菜还没完全吃喝完,龟田就急着要和仁华作爱,龟田急忙打开被褥,就让仁华上床陪着睡觉。仁华略悬扭捏姿态,龟田可等不及了,他强行把仁华抱上了床,强行和仁华做了爱。形似强奸,龟田总结自己说:“这么长的时日,只有这次的性爱才充分地释放了精液,感到痛快极了。”
作完爱,二人又喝了一回酒,仁华偷着把投放了迷药的酒端上来,仁华又强力劝着龟田,又多喝了一点药酒,然后两人又互相搂着上床睡觉了,二人这觉一直睡到天亮中间也没醒。睡觉时,九点钟还没到,运输公司就已经熄灯睡觉了,这时,基本没有外来客人了,就是有外来客人也一律都不接待了。平时这个钟点,基本也就没有客人走动了。
晚十点,盗窃金子的行动正式开始。
进入金库的人员准备完毕,由滑轮升降机,一个一个地送入金库,升降机的容器把八名人员送入库房后就暂时不用了。他们立刻更换了升降机的容器,现在升降用的容器,是用水龙布制作的大口袋,这种布制作的容器不但坚固而且容器本体重量也非常轻,使用这个升降容器,提升一次的重量,可以增加三十公斤的金砖。
这个口袋容器,一次可以装进十个金砖,一个金砖三十公斤,十个金砖三百公斤,滑伦升降一次,包括装卸金砖,需要七分钟。那么运出一吨金砖,需要二十多分钟就能完成。三吨金砖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就能全部盗出。敬中老爹把这个数字向大家一说,大家都很兴奋,只要抓紧时间提高一下效率,今日的盗窃作业,就能把三顿的金砖,全部盗出,任务就能圆满完成。老爹让二虎亲自下到金库里,组织督促大家抓紧。争取今天晚上把事情办完了。
二虎把一次升降运输金砖的数字,和所用时间,定死,让作业人员坚决按定死的这个数字,进行轮换作业,提升一次的作业时间,不得有一点的拖延。作业人员分成两个小组轮换作业,作业时间非常紧凑,包括装运过程也没有出现空闲的时间,这种作业提高了效率,节约了时间。金库上面的人员用小车,立刻把金砖转移到半截子小车上,多出来的金砖,暂时都转运到天娇夫人租住的饭馆里了。
金砖全部盗出后,加上清理、整顿工作,用时没超过一个小时三十分。大家又加了一把劲,把金砖用半截子小车运到了远处隐蔽好了。
日本人为了统治世界,在东京建立了一个世界级的银行。起名花旗银行。以便掌握世界各国的的经济状况,这是日本帝国主义,为了统治世界而必须建立的。花旗银行在朝鲜釜山设立了一个大分行。起名叫花旗银行釜山分行。这花旗银行釜山分行的任务,是要控制和支持日军在朝鲜和中国的侵略活动所需要的经济支持。同时要大量地、尽快地创收和敛钱。也就是让日本商人尽快地挣钱和回笼。花旗银行的本部设在东京。花旗银行在世界各国的首都,也必须都要设有分行。也可以说这个花旗银行,是日本人在经济上侵略、统治世界各国经济上的金融大本营。帝国主义国家的金融界头子,早就瞄准这个银行,准备插手进来。德国也是向世界侵略的帝国主义强国,他当然不能忘掉在经纪上和金融上也必须控制世界各国了。德国和日本是同盟国,需要互相支持,互相利用。因此,德国在柏林也设立了一个渣打银行,在东京也设立了渣打银行的一个大分行。日本在柏林,同样也设立了一个花旗银行的大分行。
为了了解和掌控帝国主义国家的财经情况,共产国际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,打入帝国主义国家的这些大型银行里。只有插进他们的银行里,才能掌握了解帝国主义的扩张情况。
在德国的这个渣打银行里,有共产国际安插的人员在里面,还取得了高管的位置。利用德国银行和日本国银行之间的关系,共产国际也在东京日本花旗银行里也安插了一个共产党员。也取得了高管的位置。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 发表于: 08-31
回 楼主(彭作满) 的帖子
谢谢!你辛苦了! 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 发表于: 09-01
爱国才是真善(九)
爱国才是真善(九)    2019年九月一日发表
  据关峰鹰介绍;中共党组织,给天娇交代的任务时,已经说清。远洋运输公司里的金砖,我们把它一点也不剩地全部偷盗出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,但是,这些金砖放在我们手中,是干不了什么事儿的,是起不了大作用的。所以,必须联系到在釜山花旗银行里工作的基里连科同志,他是德国共产党员,是共产国际在花旗银行里,安插的共产国际的人员。我们要把盗窃出来的金砖交给基里连科。让他安排人员兑换成银元后,办理好在花旗银行里的存储的手续,把这些钱款全部存放进花旗银行里,我们什么时候用,就什么时候去取。但是,敬中夫妇必须先 到釜山旅馆见到他的叔父关峰鹰,通过关峰鹰叔叔才能和基里连科同志接上头。
一天,釜山旅店大厅里,进来一对夫妇,夫妇两人都打扮得非常时髦。老头留着西式胡须,头戴礼帽,西服革履。虽然年纪挺老,可打扮的非常帅气,显得年纪并不太老而是正当年。他臂上挽着一位中年美妇人,这位美妇人的皮肤呈乳白色是非常细腻的皮肤,外表上也并不显得她年纪老。她穿着西式连衣裙,足上穿着黑色皮鞋,腿上穿着肉色长筒丝袜,这连衣裙的布料上,却印着红色的小樱花。她的脸上淡淡地施了一些脂粉,瞄着秀眉,嘴唇上又涂抹了淡淡的口红。穿着这么时髦漂亮的夫人,看来来头不小。这位夫人的这派头,定是哪家大公司里的掌门夫人。大堂里的招待经理上前询问:“先生、夫人好,二位是来办事儿?还是住宿?”“我们是来找关峰鹰经理的。”“请稍等,我找经理汇报去。”不一会关峰鹰经理来到大厅。敬中夫妇上前,毕恭毕敬地对关峰鹰叔叔问安后,寒暄了几句。接着,关峰鹰领着敬中夫妇进到里面屋里去了。
在经理接待室里,下人摆上茶水,叔侄儿之间,一面喝着茶水一面唠了几句闲嗑,这时天娇夫人,却马上上前用接头暗语,先和叔公公接上了头,然后,夫人这才向关经理汇报了这次的任务。听完任务后,关峰鹰小声耳语说:“大侄子和侄媳妇你二人必须先住下,等我联系好了之后,基里连科同志会找来的。那时咱们仨人再在一起把事情定下来,关峰鹰亲自安排了他俩的住宿。那个宿舍就是专为我们前来联系工作的人准备的。关经理说:“今天你俩就住在这里,估计需要三天,才能把所有的事情办理利索。”关峰鹰向天娇说:“侄媳妇,“今天待一会,你就能见到基里连科同志了。我事先嘱咐你几句话,你见了基里连科同志,你千万不要拘谨,也千万不要因为他的行为放荡不羁,而轻易地发怒责怪他。有些事儿,你更不能任性而不去配合他。他是德国人,他有些行为,特别是对待女人的行为和言语上,按中国人的风俗习惯看,他有时像流氓,有时又表现得非常不尊敬妇女,你只要不在意,就什么问题也没有。该配合的你一律都要配合。譬如:他要求和你握手、贴腮、拥抱等的动作的要求,都要配合他。不是他故意地想那样戏弄你,他是不得不那样地表现自己,否则他就不是帝国主义企业的高管了。他在那种环境下,特别是对女人姿态上,就必须表现出自己是一个好色之徒。才能和他的同行打成一片。否则他的一切行动也都很困难了。实际上他不是那种人。天娇夫人对这些嘱付都一一答应了。
午饭时间到了,一会,由下人把午饭端到寝室里来了。这种招待就说明你是关经理的亲人。关叔叔说,这些饭能够你二人吃饱了的。实在不够吃,你们就向下人说一声,他还会给送来的。你们拿来的金砖,就和他商量,他是我们的人,然后,你们把金砖和他交接,交给他,由他来处置。也只有他才会把金子都兑换成银元的,他把金砖兑换成银元后,会按要求存放在银行里,供我们使用的。这对我们来说,是既安全的又极方便。这样等于,花旗银行为我们保管着这笔巨额的款项。我们使用时到银行里去提取即可。
天娇夫人又对关经理说:“祖织上的领导对我说;眼看到冬季了,我们抗联的战士,秋冬的衣服还八字没一撇呢,我们的战士怎么过冬?我们就是要用偷盗出来的金子,到日本去买布匹来解决。从日本买来的布匹,比在中国国内买的布匹,要容易而且要便宜得多。再说了,金砖虽然偷出来了,怎么往国内回运?安全吗?往国内运回这些金子,比盗窃这些金子还要困难。而且,我们在市面上也不能拿着这些挺大又挺沉的金砖去买东西。我们必须把这些金砖兑换成市面上流通的银元后方可使用。这么多的麻烦事儿我们怎么去解决?解决这些事儿安全吗?找谁去解决?现在,。如果我们把金砖交给叔叔,由花旗银行里的基里连科同志来办,那么这些麻烦事儿迎刃都解决了。
然后,组织又给天娇交代了,我们和基里连科同志,在手续的办理上,也需要作得即严格又周密,一切都不能马虎大意。
敬中老爹把写好了的新闻稿件,先交给了关叔叔,告诉他让他赶快送报馆,争取今天就能发表。关叔叔看了稿件高兴极了,共产国际急需这份情报。这份情报实在太贵重了。关叔叔说:我们等基里连科同志看完后再处理,基里连科同志也急等着这份情报,急等着要上报共产国际呢。
据关峰鹰介绍;“这里还开办了一所妓院,养着十多名高级妓女,所谓妓女高级就是因为前来嫖宿的男人,都是有钱的人,是帝国主义企业里的一些高管。等闲一般男人是不能到这里沾边的。这里的妓女。有中国人、朝鲜人、日本人、泰国人、缅甸人、俄国人、英国等国家的女人,妓女随着国籍的不同,定的价格也不一样,她服务的对象也不一样。到这里和女人睡一晚上觉,需要一斤金子,贵的很。和日本女人睡一晚上觉,需要二斤金子。这里是不为一般客人服务的。
日本妓女价格最贵。真是国之强大婊子的价格也随着高贵起来。基里连科,是一名红色资本家。他本人会日语、德语,也会朝鲜语。他来日本和朝鲜,不管办什么事儿,都不用带翻译。为了隐蔽他自己的身份,他也不得不经常到这地方来逛窑子找乐子。不过和她发生男女关系的只有一名女子,这女人实际上就是他自己的夫人。为了协助他的工作,他夫人弄了一个假的妓女身份进入里面的。她这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。如果有人点了她的名字,规定她也一定要为他服务的。但是,她使用了一些手段,利用接吻、喝茶、喝咖啡、吃点心等机会,给这男人投放了迷药,有些是事前准备好了的,让这男人糊里糊涂地迷糊着睡觉去了,这样就完全避免了在那位男人面前的失身。
敬中老爹把在仁川远洋运输公司里盗取的金砖,全部运到釜山来了。敬中老爹是通过二虎做生意的运输羊肉的卡车,把金砖放在卡车底层,运来的,朝鲜被日军全部占领了,朝鲜国内,在公路上轻易不设卡子,畅通无阻。运输金砖的卡车来到了釜山,就到了仁川八虎中的五虎家的大院里,隐蔽起来。由五虎本人亲自担任着警戒。五虎之家离釜山旅馆的距离不太远,也就是三千米不到。金砖存放的地方,仁川丐帮里的人也全都不知道,存放在这地方相当安全。关峰鹰经理得到这个消息,决定要敬中立即把金砖运到釜山旅店后院里来。这后院相当肃静,白天是不会有人前来的。关经理找了五名地下党员过来,一面做着警戒工作,另一面也好充当搬运工。以便装卸车、和金砖搬运时需要的人手。
建旅店时,关经理在后院,就考虑到将来,而建造了这个地下室,这个地下室除可以迷藏一些机密的文件和物资外,基层党组织还可以在这里召开会议,一些被通缉的革命人士,也可以在这里隐蔽、躲藏。
不过,这个地下室,外部人员从外部即便是看到了这个地下室,也不是机密的那部位,这地下室是上下两层。下层才是机密的地方。要进到下层机密的这个地方,没有熟人带领真还找不到门呢
晚饭前,基里连科来到了妓女院客厅。见到了敬中夫妇。他二人向基里连科作了汇报。听完了汇报后,基里连科除大喜所望外,他把敬中老爹手中写好的情报稿文,拿到自己手里了,准备把稿件发往共产国际。
敬中的叔叔把事情,事前都向基里连科说清楚了。金砖兑换银元的工作由基里连科安排人负责完成,一切需要签名的手续文件,都由基里连科负责秘密来完成,然后都存放在关经理处。抗联需要用钱时,只管到关经理处拿到手续文件,到银行里取钱即可。取钱时必须用关经理的身份证明,和关经理的章,同时,也必须有能代表另外的一名主人(实际是需要,代表抗联的人员的身份证明,和他的章。也就是说,必须要有何天娇本人的身份证明,和何天娇的章。)
关于到日本大和公司里购买棉布之事儿。基里连科和关峰鹰商量后,二人最后决定:“旅店暂时由他人代理管理着。基里命令关峰鹰和他的侄子、侄媳妇三人,立即动身去日本。以柳明子的名义,从柳明子的父亲的柳林大和纺织公司里,购买一船花旗布匹运往中国大连市。那里有柳明子心目中的丈夫,他是关东军南满地区的总司令官。名叫阿部龟男。柳明子想和他结婚时,被一个诡计多端的女子,名叫莲子的女人,用计把她丈夫夺走。现在的阿部龟男是和莲子一起生活着呢。
根据天娇夫人掌握的,日本的大和公司里也有一名共产党员,名叫坂垣顺人人,组织上让天骄夫人一定也要把他请来。未完待续。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