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355阅读
  • 18回复

各位读者;现在发表新写的小说:【卫华和他伙伴们的革命业绩】

楼层直达
级别: 骑士
各位读者;容春又创作一部作品,小说名是【卫华和他伙伴们的革命业绩】。这部小说也纯属虚构。现在因精力下降,小说的质量有些不尽人意,请各位读者谅解。我发表的小说共计十四部。小说的名字是:“【不平凡的婚姻】;【石头恩仇记】;【江湖恩怨,快意恩仇】;【惩恶扬善】;【杀手】;【绵羊斗恶狼】;【传奇小子】上下集;【小不点传奇】;【纯真爱情无国界】;【宽恕】;【保持革命气节的智者】上下集;【正气凛然的革命斗士】;【智战】;【纯真爱情无国界】。”因为发表时的凌乱,有些读者很可能还有没看到的作品,请读者在【文学、摄影】栏目里查找。开头发表的都在【难忘往事】的栏目里,查找即可。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 发表于: 04-15
回 楼主(彭作满) 的帖子
热烈祝贺您又有新作品在网上发表了!我们好期待啊!我敬佩您思维敏捷,高龄身体不适坚持文学创作的精神,向您学习,向您致敬!谢谢您!


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 发表于: 04-15
         回彭作满的帖子
   又能看到你的佳作,非常高兴。向你致敬。请多保重身体。谢谢。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 发表于: 04-16
回 楼主(彭作满) 的帖子
谢谢!祝你保重! 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楼  发表于: 04-16
卫华及伙伴们的革命业绩2019年4月16日发表
卫华及伙伴们的革命业绩
   故事简介:本故事描述的是,叫做王文殿父子的革命活动,本书纯属虚构,全书共有7万五千多字。
王文殿一家是一个中医世家,当时的中国正赶上军阀混战,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的年代,一心钻研医学的王文殿一家,由于忧国忧民,开始追随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主张,也开始响应孙中山的号召,他决心让自己的儿子王卫华,去报考黄埔军校,准备投身革命。很幸运的是卫华临行前,文殿的好友孙长华来访,他把中国当前的形势,以及蒋介石将要背叛革命的前兆,介绍给了卫华。并要卫华不要随便相信某人,而去追随这某个人。让卫华不要急着报考军校,到了军校一定要先找到军校里的聂荣臻秘书,首先听一听他对黄埔军校的情况介绍。要按着他说的话去做,就不会吃亏上当了。卫华自见了聂秘书之后,卫华就再没有去考军校,而是按着后勤部门的安排,到了马鞍山办了一所,为军人服务的医疗诊所。而且,后来卫华让变成了为共产党指战员治病疗伤的堡垒了。
不过,运营一个诊所,是需要资金来做保征的,为了能够保证这诊所能有资金的保障,们们打恶除霸以敛得钱财,为了长期能有资金的来源,他们又开办了一个裁缝店,想要以工养医。他们又在当地,把工人组成城市游击队,通过游击队来打黑除暴,抗击日寇,卫华在蒋介石大力镇压共产党人之时,组织游击队打恶除霸,起到了振奋人心的作用。
他们先后打掉了名叫安海仁的暴力赌楼,敛得大量钱财,解决了诊所的财经急需。他们发挥才智,又消灭一个国民党军统站长吴淞为首的反共头子。大张了共产党人的士气。他们又按上级的命令,刺杀了日本特务头子前田和吉本,铲除了日本特务组织所安排的中国人中的叛徒特务网,为抗日立了大功。
解放后,卫华协助组织,又破获了暗藏的泥鳅特务组织,为镇压反革命立了大功。文革后,卫华又领导服装店职工大搞经济建设,在他的领导下,服装店大胆搞了服装模特展销会,展销会上又安排表演了两对新婚夫妇的婚礼,其中有一对新婚夫妇,是扮演着中国皇帝所举行的婚礼,另一对新婚夫妇是穿着西装的现代的青年男女举行的婚礼。通过这婚礼,把中国古代优秀的服装产品——旗袍介绍给世界了。由于展销会的成功,前来订货的订货商就太多了。其中一个外企订货商,没安好心肠,他在订货合同里暗下玄机,中方如果没能保质保量保日期交货,受到的惩罚将是灭顶之灾。中方识破了他的计谋,利用这合同,反而使外企对中方企业产生了巨额赔尝,这赔款将使外企也产生了灭顶之灾。
在这个时候,卫华对外企的赔款却让了一步,决不去无情的追索赔款。卫华代表中方追求的是双方互利双赢,共同都盈利、双方都要得到发展。经过谈判,中方和对方反而一致同意,双方企业进行了大联合。外企负责高级布料的购进,保证供应国内企业的需要,国际上的一切先进机械设备的购进。并负责中制造的成衣销往世界。
在左倾思潮还占统治地位的当时,一个民营企业,能冲破左倾压力,和外企进行大联合,确实是一大创举,卫华领导的服装制作中心,为企业走向世界确实是树立了一个标杆,引领企业在经济战线里勇猛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  
侠士王卫华是一位憨厚正直的知识青年,1924年,22岁的王卫华,从日本留学归来,回到江苏六合镇老家。在祖国面临灾难的这个时刻,王卫华下决心为祖国的复兴,贡献自己的一切。卫华的一家都赞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,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,不过,一家除父亲王文殿在孙中山先生逝世的那年,在北京协和医院见过孙中山先生外,谁都没有见到过孙中山先生。王文殿大夫是祖传中医,特别是对各种肿瘤、痈疖等病症的治疗,却有独到的研究。中山先生逝世的当时,王文殿大夫正在协和医院作中医实习,赶上这个机会,知道了孙中山先生患肝癌的病情,对各种肿瘤的治疗有一定研究的王文殿,向治疗组进行了积极地自荐,有幸参加了中山先生的治疗队,王文殿作为了治疗队的一名成员,遗憾的是,病情发展到已经无法医治的程度了,王文殿大夫只好对肿瘤作了一点临时处置外,对进一步的手术治疗只好作罢。所以,王文殿大夫也是唯一有幸参加,对孙中山先生肿瘤病治疗的一位普通的民间大夫。
王文殿当年四十五岁,他三十八岁那年时,是为了开扩眼界钻研医学,丢下家庭和一切财产,单身到北京闯荡世界去了。他把家庭,和自己的夫人及两个儿子,都让二弟给照顾着,自己为了学习深厚的中医经验和理论,投奔在协和医院工作的一位亲属那里去了。他是为扩展自己的视野,是专门去北京的协和医院做中医实习去了。文殿在协和医院一直待了七年才回来家乡的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文殿遇到过土匪的打劫,他三十二岁那年,曾经带着六岁的卫华,坐着马车去远方姥姥家串门,途经盱眙,不幸遇到水上强盗八名打劫。王文殿还带着一个六岁的儿子卫华。在强盗亮出了砍刀,八名强盗都前来围到了车前。强盗包围了马车,凶巴巴地喊叫着:“交出五百两银子来就放你们过去,否则,你爷俩就跟我们去吧!”文殿带领着儿子,也抽出长枪全身心的戒备着,他自己先下车来,然后一只手握着长枪,一只手小心地把儿子抱下车来。文殿答复说:诸位好汉“我爷俩出门是去走亲戚的,兜里有几两银子,是作路费用的。我爷俩出门串亲戚,兜里可也不能带那么多的银子。你们想要银子,也只有等我们回家回来,取回白银交给你们了。所以请诸位豪杰给让个方便让我们先过去。”说着说着言语不和,双方打了起来。强盗开始就一下子向文殿跟前围上来六名。文殿还不能舍弃儿子,自己还不得不保护着儿子来和匪徒打斗,不过,文殿一旦和强盗打起来的时候,儿子就没有人来保护了。有两名强盗是直奔着儿子去了。文殿不得不用长枪一面护卫着儿子,一面和围上来的匪徒进行着打斗。这样一个人是忙活不过来的,文殿心里担心儿子担心极了。对车老板是不用担心的,有人打劫时,车老板就私自躲到了一旁,土匪对他是不加害的。在这紧急的关头,王卫华却被在附近做小本生意的陶万山过来帮忙解危了。
实际上,陶万山本人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,只因看到卫华是一个天真栏漫的小孩子,如果被匪徒抓去了,这地方的土匪却都不是善良之辈,只要抓住了人,不管是大人、小孩子等,为了不留下后患,几乎都一律杀掉,出于对卫华这孩童的怜悯,这才激起万山的侠义之心,出手相救的。
陶万山是安徽人,曾经参加过义和团起义,会一手很好的武功。不过他的手中并没有刀剑之类武器, 他为了保护卫华不至于受到伤害,只能徒手上前和两名土匪搏斗。陶万山全身心的对卫华进行大力地保护,为了保护卫华不被砍刀砍伤,面对匪徒砍下的这一刀,陶万山奋不顾身的用自己的身体,去阻挡这一砍刀,虽然救护了卫华,却使自己受了重伤。万山的臂膀立刻鲜血淋漓,刀口很深,陶万山这一左侧的臂膀等于残废了。
王文殿自己本有很高的武功,不过自己是同围上来的六名匪徒格斗,另一面还担心着儿子的安危,武功施展不开,自己武功虽然高强,也只能侥幸地和匪徒打了个平手,这样自己就倒不出手来保护儿子了。幸亏陶万山的出手支援,他参加进来就同匪徒打了起来,文殿看到有人来救护自己的儿子,也就不用再担心儿子了。于是放心大胆地展开了武功套路,文殿用的是长枪,他把枪舞开,指南打北,指东打西,接连扎死了两名匪徒。匪徒见文殿的武功厉害,扔下两具尸体逃走了。文殿的危险处境也就解除了。由于王文殿不识水性,只好眼看着这些匪徒跳水逃掉了。打斗的结果,王文殿反而没有受到任何伤害。万山徒手夺下了一名强盗的砍刀,他的威武也吓得强盗不敢再上前了。文殿的打斗结束了。他迅速地跑了过来,也过来看护儿子来了,可是匪徒已经都逃走了。
王文殿看到陶万山受了重伤,就先把陶万山抱到自己的马车上,让他躺下进行紧急地包扎治疗,文殿他还随身带有红伤药,这药有止疼和止血的效果,文殿对陶万山的伤,很小心的做了临时医治和包扎。陶万山的伤虽然很重也很疼,用药包扎完了之后,血也止住了,疼痛也减轻了不少。
伤口处理完后,文殿才向万山好一顿感谢,感谢万山的相救之恩。然后,两人找了一个旅店暂时住下。万山也是条硬汉子,忍着疼痛两人开始闲聊了。陶万山也读过私塾,肚子里也有一点点文墨,谈吐很文雅。两人的谈话很投机,两下里惺惺相惜,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。于是两人决定,打发老板去买来文香,在旅店里摆上了香桌,两人海誓山盟地结拜了兄弟。俩人同岁,万山的生日大为大哥,文殿小为弟。卫华虽然年幼,却能听从父亲的安排,也向万山磕了头,对万山尊称伯父,并感谢伯父的救命之恩。
通过闲聊万山知道,王文殿的家住在江苏六合镇程桥乡,陶万山自己的家住在安徽省滁州镇琅琊山村,两家相距一百多里不算太远。
王文殿通过和陶万山的闲聊,知道了陶万山的妻子刚刚去世一年多,家里还有年迈的老爹老妈,自己还有一个女儿现年正八岁,跟爷爷奶奶在一起。陶万山因父母年迈多病,依靠自己家的这五亩薄田是维持不了生活的,不得已自己养了这一头小毛驴,依靠这头小驴车驮着货物四下里串街走村做点小买卖,挣钱养家。主要是做杂货和药材生意。这样一来,家庭生活上也就比较宽余了。
王文殿也介绍了自己家庭的情况,车老板是王家的老人,觉得文殿不便自己介绍自己,车老板对王文殿的家庭比较熟,于是就打断文殿的话,接过话茬向陶万山细细地介绍了文殿一家。
车老板说:王文殿的家庭,居住在江苏六合镇程胜乡,是一家很富有的大财主。早年,王文殿在县衙里做过官,官至七品县官。我家老爷做官的名声还不错,是少有的清廉之官。素有“王晴天”之称。王家在村里是一个远近闻名的书香之家,王家家族也是一个望族,王文殿本人也是一位开明的地主。王家家趁有十二垧土地,其中十垧都租给了村里的亲朋。王文殿向这些佃户收取的地租,是其他地主收取地租的一半,如果遇到荒年,对这几家佃户的地租就不要了。所以,文殿一家一直受到村民的好评,文殿自己直接管理着的土地,只有两晌地,不过这两垧土地,也是由这几家佃户主动承担着,一起来给耕种着。
车老板又介绍说:“文殿有一个弟弟和俩儿子,弟弟从小也饱读诗书,文殿兄弟俩满脑子都是浓厚的儒家思想,都以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为信条。
二弟王文清现年三十岁,在哥哥的带领下,也一直从事医药生意,也在诊所里从事治病疗伤工作。文青行医治病的医术也很高超。但是,文青的岳父宋兴是搞矿业开采的,主要是搞地质探矿,专门对玉石、翡翠、玛瑙等贵重石材进行开发。因发现了一个高品质的玉石矿而发了点财。王文清的岳父只有一个女儿并无其它子女,宋兴一家和王家关系处的很亲密,两家老人讲好,文清结婚就到宋家来,决定让文青做了倒插门女婿。哥俩两家的家庭生活上都很富裕。
王家这一家人,子女都有很好的修养,品行正直,家风很正,不但家庭和睦,就是和村里群众也相处得都很好。
王文殿为官时,就是因为看到了政府的腐败,才决定辞官不做的。回到乡里开办了一个药铺和诊所,诊所里还另外雇了两名大夫,都在诊所里坐诊。
文殿的父母还都建在,由于父母心态好,脾气好,保养得当,身心无病。所以,都精神矍铄,相当硬朗。文殿的老父亲,原来也是坐堂行医治病来着,现在年纪大了已不再坐堂治病了,只给俩儿子和俩徒弟做做指导,另外,父亲和文殿还专门从事研究一些疑难杂症,对中医的发展继续去做着开拓的工作。
由于文殿的为人,是秉持着传统的儒家思想,讲究中庸之道,做事儿以和为贵,待人和气,一身正气,受到周围百姓的尊重,王家在村里名望极高。村里的民风也很朴实,由于王家的带头,村里互相帮助也蔚然成风。王家从文殿开始,就大力倡导行善,从而带动乡亲们都以行善为荣。王文殿和儿子王卫华,就获得了王家大善人、小善人之名号。文殿的二儿子卫国,后来也跟着爹爹学了医,也在村里行医治病。
乡里和村里有关修路架桥等公益事业,从来都是由王家带头,发动村民一起来搞成的。村里百姓有四百多户人家,这些人家的吃穿,基本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。如果遇到天灾人祸时,除了王家牵头对贫困人家给予救助外,村民之间也都具有互相支援的好风气。(未完待续)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5楼  发表于: 04-16
2019年4月16日发表

(二)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近代的中国,由于遭受到列强的侵略和蹂躏,从此中国就不太平了。四处匪盗丛生,安全状况越来越恶劣。从王文殿开始,就在村里自己掏钱开设了私塾和武馆,要求村里的子孙辈们都要上学读书。保一方的平安,提倡村民都要学武,对村里的治安有相当大的益处。这地方的武术已然形成体系。学武的人员中唯独卫华哥俩的武术学得有独到之处,他除了太极拳学得很熟之外,另外,卫华还特别地学习了硬气功,以及散打、暗器、轻功等,长大后,每项技能都已练到炉火纯青的程度。
因万山现时的伤情,王文殿不得不做出决定,由于陶万山臂膀挨了一刀,只能说万山剩下一半的活动能力了,万山自己照顾自己还算可以。家庭的一切生计及家务就无法照顾了。于是文殿决定去陶万山家做一次访问, 以便对陶家做一仔细的了解,然后对陶万山一家的生活问题,做出正确的决定。
陶万山的父母都已经年迈,年龄分别在六十、五十九岁,健康状况一般,身体虽无大病,一天天小病不断。老人和女儿住在家的东屋,万山自己住在西屋。
进来万山家,文殿先把万山扶下车来。然后文殿对二位老人尽了晚辈的礼节,文殿对二位老人说:“伯父伯母,我爷俩去远方亲戚家串门,途经盱眙,遇上八名水上强盗打劫,我和那些强盗打斗时,我这儿子就没人照顾了,正当危急时刻,万山兄长前来出手支援,我爷俩才平安地获救了,可是万山哥却受了重伤。万山哥的忠义精神教育了我,使我特别的钦佩万山哥,我和万山哥已经结拜成兄弟了。伯父伯母,我本人是中医大夫,我对万山哥的臂伤虽然已经做了处置,要好利索还要治疗很长时间的。这样万山哥就需要到六合镇我的诊所来,继续由我亲自来治疗一个时期的。”文殿向老人大礼之后坐下来,考虑到陶家现在的家庭情况。文殿又对两位老人说:“由于万山哥受了重伤,他自己需要治伤外,还不能外出再做生意了,于是,家庭生活维持就有点困难了。伯父伯母年纪也老了,健康状况也不算好,而且孙女儿岁数还太小,万山兄确实需要有一位主妇来持家。文殿把这情况予以分析后,也把自己的意见说给老人听了。”文殿又向老人介绍了自己的家境。同时对两位老人发出了邀请:请“伯父伯母搬家来六合镇生活”,在六合镇, 伯父伯母家的一切生活消费,都由我来给与协助解决。两位老人看文殿这人很诚实热情,对文殿的这一提议,根据自己的家庭情况和将会遇到的困难,于是都顺利的答应了。
正说着话,万山的女儿陶一嫚放学回家来了。一嫚很有礼貌地向文殿行礼问安,礼节很周到,可见万山家的家风也很正派。小姑娘长得很水灵,真是人见人爱。万山让女儿和卫华以姐弟相称。根据万山父母的意见,干脆给卫华和一嫚定了娃娃亲。俩孩子年幼,还不懂娃娃亲什么的。万山和文殿都比较老实厚道,两家对一切旧风俗、旧礼节都不太讲究,至于聘礼及订婚仪式,决定到了刘合镇以后再办了。
文殿又介绍说:“我有一位远房堂妹,名叫王文菊,她丈夫病逝之后,寡居在家,她的情况也正需要再嫁一个男人的,我心里原本正想着给堂妹作伐,找个丈夫的。现在看来,拜兄万山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,万山和堂妹两人,正可以再结合成一对夫妻成家立业的。”
文殿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两位老人和万山听了,文殿特别地劝万山,抓紧续弦娶个女人。这样一来,父母有了儿媳妇可以照顾,作为万山自己的生活上也有人护理了,女儿还小,从此也就有了一个妈妈来照顾女儿的生活起居了。文殿又向万山介绍了自己堂妹的情况,自己的这个远房堂妹,性格温柔,能勤俭持家,做家务是一把好手。万山听文殿的分析和介绍,欣然同意点头答应了。
文殿做事果断痛快,第二天立即雇了两驾马车,把万山的家产整理完后,装车搬家来到了六合镇。
万山的父母和文殿的父母,双方都见了面,互相之间又重新寒暄问候,在家摆了接风宴,就正式安家了。万山家就在王家诊所和王家私塾跟前买的房子。安家的一切事物,都是由文殿张罗操办的,费用也都由文殿出的。安家后全家都很满意。文殿又拿出一墒土地给了万山,也让万山平时有个营生干干,这样万山的一家人才不会感到寂寞的。一个月后完山和堂妹文菊结了婚。这样看来,万山也算是因祸得福了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陶万山自搬家来到六合镇后,卫华和陶一嫚两人,几乎就总在一起学习和玩耍,他俩两小无猜,卫华自从被陶万山救了之后,就对万山感恩戴德,小小年纪就下决心,长大后一定要孝敬万山岳父,一生只娶陶一嫚一人为妻,特别是陶一嫚的学习也好,人长得也特别地漂亮。卫华对一曼的感情相当投入专一,卫华除了教一嫚医疗知识外,在武术方面还专门帮助一曼加强武功练习,使一嫚的武功达到有足够自卫的能力。通过两人的交往,感情逐渐升华,一嫚姑娘从小就听从老人的话,早早的就拿着卫华当做丈夫来对待了。
武馆里的一位教师,特别擅长魔术,是南京一带著名的魔术师。他的魔术引起卫华和一嫚极大地兴趣儿,这位魔术师劝他二人,一定把魔术学好学精,将来行走江湖时,肯定会有大用处的时候。这项能耐,绝不比学一套武术的用途少的,特别是对一嫚,用途会更多的。有时这项技术可以拯救你自己性命的。二人把这魔术开始当作游戏来消遣,当认识到魔术的威力相当大的时候,对学习魔术才严肃起来。所以,二人有时间就来学习魔术。魔术的名头有什么瞒天过海、偷梁换柱、无中生有、老君炼丹、无鸡生蛋等等名目,都练得炉火纯情。其水平也相当于一位魔术师了。
卫华后来去日本留学,一嫚自己在家,这段时间一嫚自己度日如年,焦急地等待着卫华快快的学成归来。卫华留学归来后,陶一嫚已经二十四岁了。卫华也已经22岁了,卫华已经是水平很高的一名中西医结合型的大夫了;因王家祖传的医术本来就很高超,又加上卫华学了西医归来,这样一来,王家中西医结合诊所的治愈率就想当高了,因此诊所远近闻名。很多疑难杂症的患者,都从远处投奔这里,让卫华给与治疗。
应该结婚了。但是王文殿总不在家,事情就有所耽误。后来于1926年,卫华按着父命准备前去报考黄埔陆军军官学校,准备从军报国。录取考试时,卫华很容易地就被录取了。录取后,由于报到时间的紧迫,卫华在家呆的时间就没有多少了,在卫华将要离开家,去黄埔军校报到前的这段时间,婚事儿很可能就办不了了。陶万山看到这情况,毅然就独自决定,让卫华、一嫚两人立即就结婚。万山首先向双方老人说明,文殿没在家,如今和文殿也无法商量了。但是,文殿在卫华去学校报到前,没有时间来操办他俩的婚事儿了,我想,让两个年轻人必须今天,就在我的家里完婚。其他一切事儿都省略从简,在家的双方老人也都同意了,免除了一切复杂的礼仪,就让卫华和一嫚在万山的家里完婚了。
平时,由于两人混的特别地熟悉了,两人除了互相都有好感外,互相间相处得没有一点点扭捏羞臊之情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完婚这事儿,是男女之间要进行的第一次肌肤接触之亲,作为处女的一嫚,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娇羞不已,卫华却是喜气洋洋地等待着这花烛夜了。因为一嫚是在自己家,而且是要在自己住的屋子里来完婚,所以,结婚时女子去丈夫家的那种胆怯心情几乎就完全消除了,反而卫华是在妻子家里成婚,而且是在一嫚的屋子里完婚,却总觉得有点羞羞答答的了,不过,一嫚的大方却解除了卫华的羞臊的窘境。
互相恩爱的俩人,离离合合相恋了八年多,这次两人将要得到肌肤之亲之际,两人互相思念的那种激动和性冲动还是无法稍减的。到了晚上,卫华和一嫚一起进入洞房,两人正当花蕾绽放的年华,恩恩爱爱的两人,立刻互相拥抱起来。脸对脸的开始了情切意真的切切私语,从儿时俩人的互相倾慕、一直唠到俩人的未来,包括生小孩等等都唠到了。两人对婚后生活又一次的海誓山盟,俩人都表示互相永不叛离。一直唠到半夜。卫华提议,明早自己还要上路,睡觉吧。一嫚表示同意,卫华动手亲自给一嫚解扣脱衣,然后两人互相拥抱着躺下,就寝时的男欢女爱的肌肤之亲,是不能少的,两人感到像腾云驾雾似的,完成了婚姻初夜应做的一切。没想到这初夜的第一次性爱,一嫚就受孕了,这是后话。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6楼  发表于: 04-16
回 楼主(彭作满) 的帖子
老大哥辛苦了,又在网上看到您撰写的小说。多保重身体。谢谢!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7楼  发表于: 04-16
       回彭作满的帖子
    看到你新撰写的小说非常高兴,请多保重身体,辛苦了,谢谢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8楼  发表于: 04-17
20219年4月17日发表(三)      
文殿知道了卫华已经完婚,对陶万山独自采取的措施,表示了深深的感谢。’一再说明自己事儿多、事儿乱,却对儿女的婚事儿给疏忽了,肯请万山多多原谅,自己只好又给一曼, 补足了很多很丰富的妆奁。
卫华考取了黄埔军校,也是他自己的理想,知道从此他就开始了军旅生涯。他从小的理想就是要以岳飞为榜样,以优秀军人的身份,来挽救自己的祖国。
卫华离开了难舍难分的父母等所有的亲人后。送行的人群中,唯独爱人一嫚送了一程又一程,看来两小确实是恋恋不舍,最后还是一嫚下了决心,两人热烈拥抱相吻后终于分别了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卫华坐着一辆去广州做生意的汽车,很顺利地到了广州,雇了一个三轮车拉着行李,来到学校报到了。报道的学生都要和政治部秘书谈一次话,这也算是学校的政审过程吧。
父亲文殿有一个挚友名叫孙长华,他和聂荣臻是小学同学,也是亲密无间的朋友,孙长华从聂老师那里听到了一些关于国民党和黄埔军校的一些事儿,也听到了国民党很可能要叛变革命的预测。于是,在卫华报到前,事先向卫华说了黄埔军校的一些事儿,告诉卫华到校后一定要找到聂荣臻老师,必须多听听聂老师的嘱咐,按这位聂老师的教导行事儿,一定要小心谨慎,谨防上当受骗。
卫华报到后,也知道由秘书和新生必须谈一次话的要求,他也知道聂老师是学校的秘书,所以,卫华首先就要求见一见聂老师,提出要和聂荣臻老师进行一次谈话的要求。这样一来,卫华,也就有幸和聂老师先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。每个秘书都要进一间专用谈话用的小屋里进行谈话,以保证秘书和学员的谈话不被人旁听或窃听。
进到小屋以后,卫华首先对聂老师说,是一位名叫孙长华的叔叔,让他来找聂老师的,然后把自己的一切情况,仔仔细细地作了介绍。特别地说明了自己的一家人,都赞成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,卫华自己就是按着父亲的要求,为了祖国的光复和将来祖国的复兴大业,才报名参的军。
然后,卫华虚心地听取了聂秘书的教诲。卫华很荣幸地听到了聂老师介绍的、有关蒋介石及国民党最近的所作所为,说明国民党的作为,已开始脱离三民主义了,今后很可能会干出一些大大出格极意外的事儿的。这次的谈话,聂老师有些地方虽然谈话的内容很含蓄,凭着卫华的机敏,也完全听出了聂老师谈话内容的所指。特别是,聂老师列举了最近国民党内所出现的一系列怪事儿。为此,要求卫华提高警惕,不要随意信任任何人,避免自己上当受骗。今后要对所有的人的言行,都要用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他的三大政策,先来进行认真的比对,这样才能分清真假“猴王”的。
聂老师要求卫华,一定要分情谁是真革命?谁是投机分子的假革命。还听到了聂老师对有关“革命”一词的讲解,和对当前形势的分析。最后聂老师说:“卫华,最好你不要来校报到了,依我看你也不要来校学习军事了。现在,你完全可以用你所学的医学知识,来为革命作出大贡献的。现在我建议你作为学员一分子,到南京附近开设一座革命军人的医疗所,将来为北伐的革命军服务。你现在可以用革命军士官的名义申请一笔经费,来建立医疗所和扩招一定数目的医务人员,你现在暂时接受后勤部的领导。我会安排人和你联络的,以后你就和我派去的人专门联系即可。”
但是,今后你不管和谁谈话唠嗑,你只能说你是孙中山先生坚定的追随着,为完成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理想才来报考军校的,不管谁和你谈话时,只要涉及到共产党的事情,你要表示一概不知、也不去问。如果这人要你跟随蒋介石校长,专门听从蒋校长命令的时候,你就给他来个模模糊糊模棱两可的表示即可,以防止你初出茅庐就站错队跟错了人。千万千万慎重。
经聂老师的提议和卫华的申请,校方同意卫华可以算作是军校的一名学员登记在册,现在可以离开学校,去南京地区成立北伐军医疗所了。学校也同意支付一定数量的费用。医疗所归后勤部领导。根据卫华的学历学校授予他少校军医的军衔。
卫华认为诊所可以立即着手成立起来,成立起来以后,再向校方补要费用即可。卫华先回到家,把和聂老师的谈话向父亲都一一细说了。只要是聂老师说的话,文殿都是绝对信任的,文殿就要求卫华按聂老师说的办。先把军人诊所办起来。父亲文殿也慷慨地捐出了一份资金,让卫华先用着。不够部分资金,文殿让文青也拿出一部分来。卫华拿着父亲和叔叔给的钱,按着校方指定的位置——
“马鞍山”开始建“诊所”了。给诊所起名“卫华诊所”。
卫华新婚不久就和一嫚分开了,两人现在却互相思念的心情甚烈,卫华决定把一嫚也搬来马鞍山一起居住,他就给家里去信,让岳父陶万山把一嫚送过来,万山看完信,完全同意卫华的意见,立刻雇了马车,亲自把女儿送往马鞍山的“卫华诊所”去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马车一路上还算平安,这一天马车到了江宁县境,道路是贴着江边走,离江边不远处,有一片芦苇荡,芦苇长势茂盛。眼看着芦苇荡里钻出六个人出来,这六个人都拿着砍刀,也都戴着面具。他们一出来就在马车前把马车拦住了。其中一人站出来说;“站住,你们要过路,就要每人都要交出一百快大洋,现在你们是俩人,如果交不出二百块大洋,你二人就跟着我们走吧!” 万山说:“二百块大洋,今天是交不出了,我父女二人出门只带了路费,现在在我身上只有五十块大洋,我只能交给你们三十块大洋,你们看能饶过我父女吗?” 强盗头头答复说“你可以回家去取吗!” 万山接话说:“你们看,我现在只是一个胳臂能用,另一只胳臂是残废的,我家还有二位老人在, 我家的吃穿自顾自还不够呢,怎会有富余的钱财呢?”头头接话说:“那样的话,我们可以把你放了,你可以自己回去了,把你女儿留下来。这样就不要你们的一分钱了。”“那可不行,我女儿眼看就要生孩子了,胎儿已经六个月了,今天就是把她送到她丈夫跟前去的。人不送到地方这怎么行呢?”“告诉你吧老头,留下你女儿就是我想要她做我的老婆,你女儿怀孕不要紧,生下的孩子都算我的了。就这样定了!老头你快走吧,否则你会走不了的。”一嫚一看强盗头头眼睛里冒出了凶光,认为他们很可能会杀掉自己父亲的。为此一嫚马上站出来向着父亲说:“爹,不要说了,您说的这些是没用的,这位豪杰看中了我,要娶我做他的妻子,这是缘分,反正我丈夫一家人也不喜欢我,借这机会我就另嫁了!我有一个要求:头头你得答应。虽然将来我要给你做妻子,但是孩子生下来之前,你不能碰我的身子,你答应吗?如果你不答应的话,我只有死给你看了。”说着话一嫚向父亲一挤眼睛,暗示父亲快走,这事儿就不要管了。这意思就是说,只有等到过了这个时候,再另想办法了。强盗头子立刻就答应了,然后就让万山走了。一嫚说:“爹,你把我的行李,让这些豪杰给我搬过来装到他们的车上后,你再走吧!
强盗们回去了,他们有自己的两架马车,土匪分承两驾马车就走了。万山坐着自己带来的马车,一个人去了卫华诊所去报信去了。万山把情况向卫华诉说了一遍。卫华听了以后,对一嫚的处境担心极了。当听到岳父把一嫚的原话说出来之后,卫华有所宽心,考虑到一嫚向来机智灵活。特别是一嫚的武功,一般的强盗也对付不了她的,她的计谋也往往层出不穷。他还会耍魔术骗人,也会针灸麻醉,以及使用迷药施毒等。一嫚很有可能有她的自我解救的方法。因此,卫华并不太着急,反而安慰岳父不让岳父着急。然后说:岳父您老回家之后,再召集人手四处打听一下,看一看土匪能在什么地方,便于以后对一嫚的施救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     却说陶一嫚,表面上很坦然很平静地坐着马车,头脑里却极速地思考着脱困的方法,不过一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土匪的马车向南京方向走去。但是,土匪不敢明目张胆的路过南京,只好绕了个小弯儿,他们是往盱眙方向去的。(未完待续)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9楼  发表于: 04-18
2019年4月18日发表(四)
这一伙匪徒就是当年想要劫持文殿的那一伙人,上一代的头头已经退休去享受了,现在的头头,就是上一代头头的儿子。一嫚坐在土匪的带棚的马车上,一嫚坐在马车的前面部分,在路上土匪还不允许一嫚伸头向外看,这马车到底走向哪里?实在是没法弄清楚。不过从马车穿过马身向前看,也能看到一些情况的。一嫚坐的地方还铺上棉褥子,坐着还挺舒服的, 困了还允许她睡觉。看来韩杰这小子把一嫚还真的当做自己的媳妇来对待了。只是除大小便外是不准一嫚下车的。土匪一共六个人,还都携带着刀剑,对一嫚的看守还都保持着高度警惕的,陶一嫚还大着肚子行动极不方便,知道自己现在反抗无益,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跟着走了一路。马车走了近三天,到家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韩杰把一嫚扶下车来。一嫚下车一看,是到了一个大水泡子的里面,四周都是芦苇荡,就是这进来的道路和落脚的这块地方是陆地,这道路也是曲曲弯弯的是穿过芦苇荡进来的,根本看不清路是怎么进来的。这块陆地也算是挺宽敞,像似一个岛子,土匪就在这块宽敞地方安营扎寨了。靠陆地四周的岸边上,摆放着十几只小船,这小船可能是土匪单独外出时使用外,也可能是遭到围剿时土匪同官方军人战斗时使用,再有一个用途,就是逃跑时用的;
土匪在这块陆地上,有一块较大的空场。空场上盖了两栋大棚式的房子,房子里面安设有两排通铺,每一排的通铺上能睡二十人之多,每间屋子能住三十至四十多人,两间屋子就能住下八十来人。看来这大棚就是给这些土匪小兵住的房子,从广场上已出来的人数上看,土匪大约只有五、六十人。除大棚外,这块陆地的四周还有五、六个大小不一的独立房屋,土匪的仓库、厨房和当头头的,都住在这几个独立房子里。
这伙土匪原是韩胜的这帮匪徒,他的儿子韩杰这次出去,是弄粮食和穿的布匹来着,不过他们几人只弄了一点粮食回来,粮食弄回来的也太少,还远远不够用的;布匹没弄着。过几天还要出去的。
韩杰这伙强盗下车后,韩杰开始向老爹韩胜介绍了这次出去的过程,又把一嫚向老爹一并作了介绍。并说明这是新抢来的媳妇,还介绍说一嫚还挺乐意跟我来的。一嫚也顺从地给老强盗头头行了礼,也嘴甜地喊了一声爹爹,并问了安好。韩胜很高兴。看到弄来了一个漂亮的新媳妇,这媳妇挺懂礼节,懂得尊敬长辈温顺可人,外表看就知道这媳妇已经怀孕在身了。这老强盗头的名字叫韩胜,他非常喜欢小孩,他不管孩子是谁的种,只要是小孩他都喜欢。韩胜很迷信,他立刻吩咐儿子韩杰,在大屋子里面的供桌上,摆供上香。把观音菩萨的雕像也摆上,准备磕头祈祷,求观音菩萨保佑。以便以后遇到的事儿,都会一切顺利!
韩杰在一间独立的房子里给一嫚安排了住处。韩杰向一嫚介绍说:“这个房间就是我住的,现在就把这间房子让给你、我,俩人来住。韩杰本想:“我和你一嫚在这间屋里住,晚上我想强硬的上手和你做爱,你又能把我怎么的?”没想到一嫚却在众人面前明确地提出要求说:“韩杰,你即然答应了我,在我把孩子生下来之前,你我不能在一个屋里同床,所以你现在必须搬出这屋子,否则我就住露天地。”因为韩杰自己有言在先,看到一嫚的态度又这么强硬,就不得不搬出这个房间了。正好,强盗队伍里有一位厨娘五十多岁,论起来是韩杰的婶娘,他也独自占了一间房子。韩杰突然想起来说:“媳妇,这里的房子紧张不够住,我爹都住在大房间里呢,你看,我们这里有一位做饭的老年妇女,论起来我管他叫婶娘,她也住一个独间,你委屈一下和我这婶娘住一起好吗?”一嫚一听反而非常高兴,立刻答应说:“可以,完全可以,我怀孕生孩子期间,是需要有一个人陪床的,生小孩时还要有明白人来给我接生的。有你婶娘这可是实在是太好了,我很乐意到她屋里住去。”韩杰又叫下人把一嫚的行李搬到厨娘屋里,韩杰叫来厨娘,让婶娘扶着一嫚送到她的房间里。厨娘觉得自己屋里来了一名美夫人做伴,也很高兴,她表示热情的欢迎。
     韩杰,本来还担心没有人监视一慢,自己必竟对一嫚还不了解,她一个人住单间,还担心她一个人单独居住,会出现安全问题的,另外,如果她逃走了怎么办?虽然没有交通工具,一嫚想逃走也是走不了的。如果她用诡计也许可能逃走的,现在和厨娘住一起就不用担心了,厨娘可替我进行监视的。
一嫚来到土匪窝里,对自己的自身安全早已想了多少遍了,如果要保持自身的清白,本就想,能有一位老妈子和自己同屋里居住是最理想的了,现在已经和厨娘一个屋子里睡觉了感到很满足。但是厨娘这人是怎样的一个人,还需要验证验证的,也要动脑子好好考虑怎么和她相处了。处好处不好就只有依靠自己的智慧了,如果想逃出土匪窝,也只能凭借自己的智慧来制造机会了,到时候也可利用这个厨娘的。实际上,一嫚现在强烈地思念着卫华,想念归想念,暂时看来,还只能老老实实地忍受着。小不忍则乱大谋,决不能乱动,着急是无用的。自己现在只能考虑,在这里做着长期生活的打算了。但是这韩杰能饶过自己吗?但是不管怎么说,孩子生下之前,韩杰已经有了承诺,是不能碰自己身体的,除了利用他的这一承诺外,自己再加上利用假自杀等手段,来威胁住韩杰的话,身子保持清白还是可能办到的。所以,这就有五个多月的时间的空档,保持自身的清白还是有把握的。在这五个月内,必须要想出好的方法出来,以便保护好自身永远的清白,并做好逃出去的计划来的了。
一嫚见了厨娘,也以晚辈之礼相见,所以,这就给了厨娘特别好的印象,厨娘在土匪窝里的人缘,是靠着韩胜父子的威望建立起来的,韩胜的家人、亲戚等人却往往拿着这位厨娘不当长辈来对待,所以,厨娘在韩家的人面前,往往是没有威望,是很有失落感的。她自己知道,她自己是在无依无靠的情况下,才投奔小叔子韩胜来的,韩胜和韩婶的丈夫正在五服上,也算不太远的亲属。现在自己是看着韩胜父子的脸色生活的呢,是借着韩胜父子的那点威望,才在土匪窝里混得像个人样似的,!实际上,自己一点威望也没有。如果自己身体还健康,自己家还趁点钱财的话;如果自己的丈夫还健康的活着,或者自己也有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了的话,那么自己就不用看着韩胜父子的脸色吃饭了。现在自己在韩胜父子面前是没有一点点尊严的,顶多是一个不愁吃穿的老妈子而已,这也算是不错的待遇了。
厨娘看到一嫚拿着自己当长辈尊敬,心里很高兴,厨娘年轻时曾经生过一个孩子,厨娘在月子期间,因为丈夫有病在身,没能很好地伺候月子,自己还要干些家务活,不小心受了风寒,得了产后病。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更加严重了,现在稍微受点风寒浑身就会浮肿,关节炎就一定会发作,现在自己的关节肿的更粗大了,行动起来越来越疼,也越来越困难。如果有一天干不了活的时候,韩胜父子是否还能收留我呢,这些事儿都不好说了。
由于自己的地位弱小可怜,厨娘的心理也因此变得很善良了。跟进来的几个土匪兵都提着、扛着行李来到厨娘屋里,厨娘马上上前去接了过来,把行李放好。不过,就是这一点轻微劳动,厨娘的手指就疼得扛不了。一嫚不好意思地赶紧把厨娘提着的行李接过来,然后,抓过厨娘的手看了看,厨娘的手指已经变形了。一嫚问到:“大婶您的手是怎么了,提着这么一点点东西,手就疼的扛不了,手指关节怎么肿得这么厉害?”“先不说我的事儿,赶紧把你的行李放好,晚上有的是时间,咱娘俩再细细地唠吧?”
一嫚的来到,这位厨娘也以韩杰的婶娘的身份自居,她主动地要悉心照顾一嫚,这情况和一嫚的企盼相符了。一嫚也主动地称其为韩婶了。为了照顾一嫚,韩婶决定让一嫚吃喝都在屋里,饮食全部由自己做好送到一嫚跟前,一嫚有点不好意思,后来想了一想,这样做也好,把自己伪装成为病妇,这样就可以阻挡韩杰想和自己同床的要求了,这样自己就可以消停地谋划自己的计策了。(未完待续)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