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701阅读
  • 22回复

【原创中篇小说】“小不点传奇”    作者:容春

楼层直达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20楼  发表于: 07-31
(十六)   7月31日发表
兰花和大宝两家原是邻居,是青梅竹马的发小。大宝的两位老人死得早,自己一人过日子。兰花家姐妹三个,俩姐姐早已嫁人了。父母年纪也老了,地里的活幸亏有大宝无私地帮忙,家里才没遇到困难,父母倒是看中了大宝,看他老实厚道,想让他做倒插门的女婿,不过家里人都嫌大宝太老实,还嫌他家里也穷了一点。兰花虽然也喜欢大宝,可心里总有点不满足,她想找一个名门望族家的后生。但是,由于她自己的风流韵事儿,传的人人皆知,正经人家的公子哥还能要她吗?因为她长得漂亮,玩弄玩弄她还可以,如果让这些公子哥把她娶回家来,可就没有人答应的了。
大宝从兰花父母那里,听说要把兰花嫁给自己,嘴里不说心里高兴,可是兰花从来就没有吐口答应过这婚事儿。这么一拖,兰花到了二十七八岁了。最后,兰花不得不嫁给赵大宝了。婚后,家里家外的活计,都由大宝来干;家里所有的大小事情,可都由兰花说了算。两人的感情逐渐加深,所以到了现在,让兰花彻底背叛大宝,那也是行不通的了。
兰花说:“前些日子你答应我的东西,带来了没有?”“带来了,带来了,答应你兰花的事儿,哪敢忘啊!” “太爷”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金项链来,兰花拿过来高兴地说:“这还差不多,如果今晚上,这个东西你没带来,你就不要想碰我的身子。”过了一会,兰花铺下褥子,熄了灯,俩人脱了衣服,就准备睡觉“办事儿”了。
这时“小不点儿”他们仨人,就在门外稍微远的地方,找了一个草堆,铺吧铺吧干草也躺下了。因为是夏天,天也不冷,仨人挤在一起就睡了。“小不点儿”突然想起了什么,他向二人说:“你们先睡吧,我家离这不远,我回家一趟再回来。”“小不点儿”回到家,把自己训练熟的小狗抱来了,他抱着小狗,躺在草堆里也睡了。
清早五点钟,大门打开了,太爷一早起来就往回走了,他一开门小狗就把小不点儿扒拉醒了,他两个也让小不点儿叫醒了。小不点儿说:“你们离着我远一点跟着,我一个人遛着狗跟着他,他就不会起疑心了。”小不点儿回家把狗抱来就是为了跟踪时需要用狗。小不点儿打起精神假装遛狗,在“太爷”的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,实际上“太爷”已经看到了小不点儿,但是他确实没想到,一个外表七、八岁遛狗的孩子会是盯踪他的?走了三、四里地,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“太爷”就进了一个杂货店里,再也没出来。小不点儿他们仨人,通过四周邻居打听到,这瘸子就是这店的主人。主人叫王发。打听清楚后就回来了。
黄顺良决定先抓捕了李怀水,对他先进行审讯。这审讯本来是很容易的事情,却遇到难题。这李坏水被秘密抓来之后,不管怎么审他,他就是不承认事实。提到“毒蝎子”和“老鹰”的名字,他就死咬住说:“不认识”。事情已经很明白地摆在那儿了,他就是不承认,真有点气人。黄顺良也知道,凡是保密局安排潜伏下来的人,都是死顽固一个,必须查清他们的罪状,他们才能服罪,总不能对他们施行酷刑,当然也不能对他无证据的强行判决的了。
“小不点儿”知道了情况后,他想出来一条妙计,他找到爹爹说:“爹,我想……如此这般地审讯他们一下,也许能行。” “小不点儿”提出的建议,看似像是儿童的恶作剧,不过也许能解决大事儿的。黄顺良考虑了一下,认为就是不成功也不会坏事儿的,于是就同意了“小不点儿”的方案。
地下仓库黑忽忽的,各屋只悬挂了一盏煤油灯,室内什么也看不清。拘押室里只关押了李坏水一个人。不过,今天又呼啦啦押进一个人进来,实际上是让“小不点”代替老鹰被关押进来了。进来的这些押送人员,把“犯人”关押好了以后说:“‘老鹰’,你这次全交代了,你自己算是把命保下来了。不过,你还要在这里呆几天。” “我已经全交代了,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,不过我还会好好想一想,看看有没有漏落,如果有的话我会全坦白的。”押送人员说完话就撤出去啦。
李怀水听到说这话的天津口腔,认定是老鹰的腔调没错;他根本想不到这是“小不点儿”模仿‘老鹰’的腔调说出来的,模仿的非常逼真,这根本就不容他怀疑。李怀水也只能认为“老鹰”也被抓进来了。
现在这个地下仓库里,就剩李坏水和“老鹰”俩人了。李坏水并不认识“老鹰”的真面目。敌人的特务组织,上级认识下级,下级不认识上级,同一级别之间也大都互相不认识。他们是凭着接头暗语接头,也只是能听出说话的声音是谁罢了。他已经听出方才说话的声音是“老鹰”的,于是小心地问道:“您是‘老鹰’吗?我是‘毒蜘蛛’呀。” “我是‘老鹰’,‘毒蜘蛛’你什么时候被抓进来的?” “是在昨天被秘密抓捕来的,您老都交代了吗?”“‘毒蜘蛛’,你还不知道吧?‘毒蜈蚣’那个混蛋,他向公安局都坦白交代了;‘毒蝎子’这家伙可是好样的,他硬是没交代,结果今天就被拉出去枪毙了。实际上公安局什么都知道了,我们不能再死扛了。你想想看,干出功劳来,是上头人家那些大官儿的,失败了挨枪子儿的是咱们,咱们可不能这样傻干了。”
李坏水仔细地想了一下,心里突然地亮了,对呀,我这不是拿着脑袋往枪子儿上撞吗?我的上司‘老鹰’,他这样的老资格都痛痛快快地交代了,我还傻扛着干什么?于是,他大声地招呼值班人员说:“来人啊,我要坦白交待问题。”从门口值班室里出来一个人问道:“你真的想交代问题吗?你先在里面静待一会,我去让领导前来和你谈谈好了。”
不一会儿,黄顺良和刘凤礼进来,到了坏水的单间。这一次,坏水从“老鹰”交给自己任务开始,一直说到他又找到“毒蝎子”仨人,最后由自己出主意,引诱狗剩上钩,等等,都彻底作了交代。并说明:“自己的代号叫‘毒蜘蛛’,那三人除了叫‘毒蝎子’的以外,其中一个叫‘毒蜈蚣’,一个叫‘毒蛤蟆’。另外,还有四个‘小’字打头的四人,叫‘小鬼’、‘小邪’、‘小怪’、‘小妖’。我们这一组是一老带领着四毒四小。这一老就是‘老鹰’。”黄顺良看他交代问题挺彻底,也看清楚,他只是一般的小卒子,再拘押他没有什么意义了,也怕因坏水的被捕失踪后,惊动其他的人。再说呢,让他逃跑,他现在也不会逃跑的了。于是,做了一些工作后,暂时就把李坏水放了回去,并命令他不准和任何人接触,对自己交代的问题,也不要和任何人说,如果说了出去,他自己就会有生命危险。
趁热打铁,黄顺良立即派人,在晚间八点左右,去了“老鹰”的家,让人把他骗出家来,也秘密地进行了逮捕,事后和他家里人说:“有朋友从远方来,他们几个熟人正在吃喝呢,今天他不回家了。”
抓到“老鹰”,立即给他把嘴堵上后,捆绑起来,又用麻袋套上头,然后架到三轮车上。把他一直拉到办公楼的地下仓库来。在值班室里先进行了审问,这个老奸巨滑的“老鹰”就是装糊涂。黄顺良一看情况就不能再审问了,只好把他送进拘留室里来了。
我们的一个人大声地对“老鹰”说:“‘老鹰’,你自己在这里好好地反省一下,对你的问题我们是都清清楚楚的了,现在,就是看你自己的态度怎么样的了?然后根据情况再处理你。”
押送人员都撤出来之后,只听隔壁房间的人,用那毒蜘蛛的沙哑的口腔问到:“喂,我是‘毒蜘蛛’,你真是‘老鹰’吗?你是怎么被抓捕来的?” “我也不知道,有一个人到我家说:“‘毒蝎子’找我有事儿,他不便进屋,在迎春饭馆儿里等我。我一出来他们就把我的嘴堵上,又把我捆绑起来,给我套上麻袋,然后就把我拉到这里来了,为什么抓我我也不知道。” “‘老鹰’你还不明白吗?咱们都叫人家出卖了,一开始,我被抓来,他们审问我,我也是死扛着不吱声,他们不管怎么审问,我就是什么也不说。后来我听到‘毒蝎子’说话的声音,‘毒蝎子’这混蛋,他什么都坦白交待了。后来把‘毒蜈蚣’也抓来了,‘毒蜈蚣’真是好样的,不但不交代,还对他们大骂起来,结果当场被拉出去枪毙了。又轮到了审我的时候,我给他们说:”让我好好地想一想,我明天交代罢。“他们答应了,才没有审问我。看来不交代就得挨枪子儿了。我方才想了半天,‘老鹰’,我们这样死扛着真的犯不上,干出功劳是人家那些当官儿的,失败了挨枪子儿的却是我们这些人。我想了再三,明天我还是去自首,把这一切全部都交代了。不过,这就一定要涉及到你了,你交不交待我就不管了,如果你明天还想扛一扛,肯定会挨枪子儿的。你自己考虑吧。”未完待续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21楼  发表于: 08-01
  (十七)       8月1日发表
“老鹰”思考了一晚上,也醒悟过来,第二天找到黄顺良,做了彻底的交代。
“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” 看似小孩恶作剧的招数,却为破案解决了难题,立了大功。“小不点儿”这次所作出的成绩,是别人所不能做到的。看来每个人具备了多种才艺,到了关键的时候,都能够拿出自己的这些才艺,为祖国、为人民作出大贡献的。
“小不点儿”确实受到了领导的大力表扬,记了一大功。因为保密的原因,对他的功劳暂时不宜张扬罢了。
黄顺良命令徐达义等五人,立即去把“太爷”王发秘密抓捕归案。徐达义安排一人找了一个借口,就把“太爷”骗出来,进行了秘密逮捕,又进行了秘密地审讯。审问中,同样地也遇到了王发的顽抗,这又给黄顺良出了一道很大的难题。
这些顽固分子确实太难对付了。这个王发原是保密局的骨干分子,是中校军官,在军统里工作的那个时期。他和共产党、八路军做对,杀害了很多革命人士,已经血债累累。他心里完全明白,像他自己这种人,是没有好下场的了。所以对审讯的顽抗,就成了这种人的本能。如果没有真凭实据,他是不会交代一点点问题的。
问题是我们要从他的身上,挖出他的上司和他的下属,挖出他们的整个组织。让他老老实实地供出我们所需要的情报。所以对他的审问,就是一个大学问了。关于对他应该怎么审问的问题,经过几次研究,始终没有拿出有效的对策。
“小不点儿” 针对这种情况,又经过深思熟虑,他另辟邪径,在自己的心中,又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方案。“小不点儿”在王发家做侦查的时候,发现他家摆着香桌,供着菩萨,看来王发是一个很迷信的人。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他很迷信的这个特点,再导演一次戏剧骗局,给他弄几个大噱头,他一定就会跌进我们的计谋里的。
“小不点儿”想出来一套方案,他和徐达义师傅及杂技班主等人,都做过讨论研究,他们都认为可行。“小不点儿”有了师傅的支持,信心十足地向爹爹黄顺良作了汇报。黄顺良现在对“小不点儿”的建议,因为有了上几次破案成功的经历,对他的方案是绝对不敢轻视的了。他听了儿子的回报,也感到这个方案可以试一试。黄顺良召集了全体人员进行了讨论,大家都同意了这个方案,对这方案又做了一些补充和修改。
黄顺良有一个耽心,他对杂技班主说:“你们杂技班的人员,走街串巷进行演出,不知王发他能不能认出你们来,如果认出你们,那么这场戏就会演砸了的。班主搭话说:”黄处长,对这个问题请您放心,我们每人都有一个类似人皮一样的假面具,只要戴上它就改变了原有面貌,谁也认不出来的了。接着他把假面具掏出来戴在头上,黄顺良果然认不出他是谁来。于是,黄顺良决定:“这方案可以立即实施。”
全体人员在徐达义的指挥下,对街北的破庙进行了大清扫和紧急整理,对周边环境也做了清理;各种符贴、对子也都贴好了,香桌、佛龛、香炉、木鱼等神器,也从市政府收缴上来的物品中得到了解决,这些神器也在庙内做了恰当地摆设。这么一整修打理,这座破庙可真有点像是有了香火的,比较红火的小庙宇的摸样了。
在人员安排上,“小不点儿”充当“游方天使”;徐达义充当庙宇“主持”,杂技班主充当了“接待和尚”。每个人都做了化妆,化完妆后,自己人不仔细辨认,也都认不出是谁了。还找了四个杂技班子的师傅,充当了庙内僧人。在徐达义的导演下作了两次精心地排练,黄顺良看了也认为很满意了,这才决定正式审理王发的案子。
黄顺良开始提审王发,黄顺良任主审官,让马永超任审判员和自己一起进行预审。马永超喊了一声:“把王发押上来!”王发还伪装成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,进来就追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抓我?我犯了什么罪?” “王发!军统中校军官王发,我们没说错吧?”王发一听到喊出中校军官,当场一愣神,又立即恢复了原样。不过他已经明白了,这回可能就要完蛋了,事情已经很明白了,王发自己也觉得已经暴露了。可他还是假装镇定地说:“你们说的都是些什么?什么中校军官?我一概不知道,我确实是叫王发不假,谁会让我去当什么中校军官?难道就没有重名重姓的人吗?”
王发死不认账,再往下审就更不好审讯了。黄顺良说:“你死不认账,只好让‘张天师’手下的‘游方天使’来审你了。来人啊!把他押往街北头那个‘张天师庙’里去吧。张天师派出了‘游方天使’,最近四处巡游,来解决人间的不平事儿,听说可灵了。你的事儿到了‘天使’那里,他一审就会审出来的了。押走!”
一行连押送人员共六人,为了保密,坐着带篷马车来到了庙前,六人来到了门口,庙内和尚高唱“梵音咒诀”, 刘凤礼对王发喊了声:“低头!”这主要是不让王发往上看屋梁,屋梁上藏着“小不点儿”呢。“庙主持”在门口迎接了来人,六人进来后,“主持”说:“请黄施主进香!让罪人跪地低头请罪!”然后面对佛像又说了一声:“请菩萨宽恕这个罪孽吧!”
黄顺良假装着很“虔诚地”点上了三炷香,然后跪地祷告:“请‘游方天使’驾临接见我们,帮我们审判一下罪犯吧。” “主持”说:“请施主站立一边”。主持又喊了一声“‘接待执事’!把‘游方天使’恭请出来!”
“接待和尚”拉着长声,高声地喊叫道:“众施主低头迎接!请‘游方天使’驾临,众僧齐唱‘迎宾神曲’!”听众和尚唱的这一神曲,谁也不知唱的是什么曲子,可是很好听的。曲子唱完后,接待和尚喊了一声:“抬头”。主持又高声念了三遍阿弥陀佛。这时,只看到佛龛前的供桌上,多了一把椅子,椅子上坐着一位穿着珠光宝气的、化了装的、身小体矮的小“菩萨”,他就是由“小不点儿”充当的“游方天使”,嘴上还留了胡须。
王发大感奇怪,这“游方天使”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?我进屋时已经注意了屋内的情况,这屋内一目了然,是没法藏人的。方才也没听见有人进来,怎么这“游方天使”说来就来了呢?走路也得有点走路的声音,他无声无息地就一下子来到了供桌上了,可能是飞进来得吧?
看来这“游方天使”级别也不低,供桌上一般神仙是不允许坐在上面的,他却大大方方地坐在上面,接受着供奉。王发也没见过这个架势,心里认为,这可能都是真的了,心理上立刻产生了畏惧感。
实际上“小不点儿”就藏在房梁上,迎接他时,王发必须要低头礼拜,是看不见“游方天使”藏在哪里的。游方天使的出场,因屋内有“和尚”唱着“迎宾神曲”,压倒了别的声音;“小不点儿”上杆儿爬绳是他拿手好戏,本身的动作不会弄出一点点声音的。他拽着麻绳就出溜了下来,然后把麻绳又抛回梁上。王发不但没看见什么,连声音也没有听见。这纯粹是为了弄这个噱头,给王发心理上增加压力用的。“游方天使”也等于是从“天上”下来的了。
“游方天使”用了大人的粗嗓子说:“我本来是路过这里,没想到这地方氤氲浓厚,怨气重重,小鬼喊冤,哭诉状送来冥府。阎王爷急忙派来使者命我,就在你们这地方先行接收百姓诉状查冤,处理完结后,再去它地。尔等听清楚了吗?”这一套嗑,和他下面要说的一些话,都是事先背熟练了的。
“小不点儿”怒视着王发大声地说道:“大胆王发,你们用了残酷的方法杀害了许多人命,触犯了众怒,天理难容。你必须诚心诚意地坦白交代罪行,接受政府的惩罚,求得百姓的宽恕,也求得菩萨的宽恕。否则你到了地下,还要加倍惩处。那样你将被打下十八层地狱,要接受千刀万剐的刑罚。还要承受油炸处理,让你永远不得再次脱生人间。你听懂了没有?”王发心想,我就是不承认,你‘天使’就能知道我所干的事儿?于是就大着胆子说道:“‘游方天使’,是这些人诬陷我,我真没做过坏事。请您老人家明查。”“大胆王发,你认为你不说,我‘天使’就不知道了吗?”
“小不点儿”停了一下接着说道:“看来我不一一地给你指出来,你是不会认罪的了。‘主持’,你递给他毛笔和纸张,让他给我写一个字拿过来,咱们就用拆字来看你的罪过,凡是笔划皆为字,你就随便写一个吧。不管写什么字,必须签名画上押。”王发心里想,字的笔划越多,你了解的情况可能就越多,我就捡笔画少的写给你,看你能说出什么来?笔划皆字,我就写了一个竖“Ⅰ”给你,这不犯毛病,你就拆字去吧。他摁上了手印交给“主持”。“主持”把王发写的字,呈送给“游方天使”,未完待续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22楼  发表于: 08-02
   (十八)   8月2日发表表
“天使”看了他写来的竖“Ⅰ”这字,略微想了一会后说道:“王发,这‘Ⅰ’字上顶天下触底。天上有太阳,你野心不小,你这是告诉我,你在名号里从太阳上盗用了一个‘太’字,从大地田野上盗用了‘爷’(野)字,你的名字是号称‘太爷’是吧?”太爷听了一愣,心里暗想,这些秘密他都能知道,真的有点道行。游方天使继续说:“再从一个家庭来说,四世同堂的老爷子都是叫太爷的,你家现在不是四世同堂,你却盗用了‘太爷’这个字号,你把‘太爷’这字号,拿过来是为了在你的组织里使用。王发!我说的对不对?”王发立即冒汗了。
“天使”继续说:“这竖‘Ⅰ’像个阴茎,说明你这个‘太爷’,生活腐化糜烂。‘太爷’又是一家四辈的顶头,你的身上离不开‘四’字。你整天想的是玩弄女人,你霸占了四房妻妾,对不对?你还不满足,还总在外面拈花惹草,到处寻找美人;你最近嫖宿的人家,都写在这里了,这‘Ⅰ’字上头是代表夫家的‘阳’,下头是代表妻子之家的‘阴’,百家姓里面第一句,赵钱孙李,第一字就是阳顶却是姓赵的,你去嫖宿的这家男人必定姓赵。下头是阴是李字,这家的女人必定是姓李的。王发你说,我说的对不对?王发开始发抖了。
这竖‘Ⅰ’还像一把匕首,这匕首是凶器,说明你心眼儿太凶狠。譬如,你嫖宿人家女人,就很对不起人家了,你还想把她丈夫毒死,要和人家女人做长远夫妻,你这人的心怎么这么狠毒?你说,你有没有这事儿?还要我继续说吗?”
王发立即大汗淋漓,心里犯思量,这样隐密的事儿他都能知道,这人确实是神仙啊!王发浑身发抖了。
“天使”又说:“这竖‘Ⅰ’又像一只胳臂,下面有五个手指的,说明你直接有五个部下;一个人两只胳臂,你直接管的人就是十个人,对不对?你只写了一个竖‘Ⅰ’,说明你现在搞破坏活动的只是用了一只胳臂,另一只胳臂和手还没启动呢,他们还都潜伏着。我说的对吧?”
“天使”继续说:“你藏起自己本来的面孔,来和你的下属打交道,你的下属都不认识你。你让他们去干坏事儿,你自己认为,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找到你的头上的,于是你就在审问面前放赖,来了一个死不认账。这样做就行了吗?今天我把和你一样的犯了罪的一个人,他也死不承认自己罪恶的一个恶棍,我把他叫来,不过这人昨天已经被‘枪毙’了,(实际上没有枪毙,是为了吓唬王发,临时糊弄王发说的),但是,他的魂魄还可以拘来的,让他供述一下,你最近安排给他的任务,都是些什么。看看他怎么说的?”
天使转向“主持”说:“‘主持’你去行法,把秦大力的魂魄拘来!”
只看到“主持”等人,敲响了木鱼等神器,众僧“高唱”阿弥陀佛。不一会听到“天使”和秦大力对话了。这两人的对话,一个声音是“天使”的,另一个声音却是秦大力的腔调。这秦大力的腔调实际上也是“小不点儿” 模仿的。这个对话,就是“小不点儿”一个人,在作着俩人的对话表演呢。
“秦大力你来了?这王发你认识不认识?” 秦大力用他那天津口音答复说:太“认识”了 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 “是我的上司。” “具体地说一说。” “是,天使,他是保密局的中校军官,潜伏下来的时候,官衔儿又升了一级,是济南市先遣军上校付司令了。他领导着五个字头带“老”字的组长,这五个组长代号叫老虎、老豹子,老熊、老猩猩加我老鹰;据说他还有五个人潜伏着没有行动,什么名号我就不知道了;我们五个组长每人下面,还有七八个人。我的下面是八个人。” “你先说一说,他都给你下达过什么命令了?” “他先后给我下达过炸桥、杀人、纵火、投毒等任务。” “给李长山家投毒是谁下达的?”“也是太爷于五日晚上,在‘迎客来’饭馆儿给我下达的指令,他要我不惜一切代价,杀死这一家人,原因就是他的儿子领着人,抓捕了我们十几个人。”
这时的“小不点儿”能说出的这些,也都是“老鹰”交代的那些内容。他见好就收,于是假装说:“说这些就够了,好了,你下去吧”
“小不点儿”在对话的时候,头是转过去的,是在和虚无缥缈的、好像是停在空中的“老鹰”在对话,却像是真的有俩人在说话,形象逼真极了。“太爷”再精明,也想像不到这是“小不点儿”一人在玩弄的把戏,因为,老鹰的声音他是熟知的天津口音。当即吓得王发张皇失措,脸色煞白,浑身颤抖,精神完全崩溃了。
“小不点儿”这时严肃地说道:“王发,我要让他给你全说出来的话,你就得不到宽恕了,政府今天就会拉你出去枪毙,你就是死了以后,还要被打进十八层地狱里的,要吃尽各种苦头的。不过上天有“好生之德,怜悯之心”,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,以便让你有可以求得宽恕的机会。关键是你们这一伙人,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,太残忍太狠毒,这是上天所不能容忍的。如果你不求得宽恕,倒霉的是你自己。
我再问问你,你到底能不能彻底地坦白交代?”“‘天使菩萨’,我一定按您老人家的吩咐,向政府做彻底的坦白交代,进行彻底的忏悔,求得您的宽恕。”“好了,我也累了,我还在这里再待三天,你的事儿完全结了案我再走。下去吧。”
黄顺良说:“谢谢‘游方天使’。紧接着黄顺良又发令:把王发押回去!”等王发出了门,主持才高喊:“恭送‘天使’回去休息”。“小不点儿”立即拽着麻绳,爬上房梁又隐藏起来。
这时主持对已走出去的那些人又喊道:“你们回来,快回来!”押送人员又把王发押了回来。主持说:“你这个罪人,还没有叩谢神恩呢!快快跪地三叩首吧!”实际上这庙宇内里和四周没有掩蔽物,王发对天使的离去肯定地很关心,他的离去,王发却没有看到有人走出来,让王发回来就是通过他回来叩谢神恩的机会,让他亲自查验一下庙内,还有没有游方天使?确认“天使”真地走了,也确实走的无影无踪。让“太爷”认为这“天使”真的是一位神人,来无影去无踪。这就给王发增加了更大地神秘感。好让他痛痛快快地作出坦白交代。
当天黄顺良回去后又提审了王发,这次王发在神威的压力下,老老实实地作了坦白,交待了所有的问题。特别是他交代了隐藏在公安局内部的奸细——猫头鹰、夜枭二人。
当天,黄顺良亲自去了市公安局,直接向赵国梁局长等人作了汇报,经研究请示立即做出了决定;首先逮捕了在公安局里卧底的俩敌特。另外,还请上级调动了解放军在济南的驻军,让解放军给于这次的搜捕以大力支援。当天晚上公安人员全体行动,在解放军的配合下,对敌特同时进行了大搜捕,一百二十五名敌特无一漏网。只是先遣军司令,代号“太阳”的吴寿,正在一个土匪窝里,安排他们这些匪徒,将要进行大的破坏行动不在家,算是暂时漏网。不过这个所谓先遣部队的土匪窝,已被我解放大军团团地包围起来了。
为了大局,黄顺良勇敢地请求:“自己一个人到土匪的窝里,想通过说服工作,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。”经上级研究批准,同意黄顺良一人前去和土匪进行谈判。
黄顺良代表政府向土匪他们保证,只要放下武器,政府就既往不咎,一律宽大处理。对那些头头也作了如此承诺。对特首吴寿少将,黄顺良也郑重地告诉他,政府绝对保证他的生命安全。
但是,土匪不是用几句话就能说服的,他们是不会那么听话顺从的。为了让土匪投降,我们在敌人的寨子外面,解放军布置了大批的人马和各种重型武器,已经对准了山寨,时刻准备发起总攻击。这些军事上的威力,必须明着显示给他们看见,让他们彻底地放弃再抵抗下去的幻想。为此,黄顺良还带领匪首,亲自用望远镜查看了四周摆放着的这些重型武器和我们的兵力,让他们都能清楚地知道,我们的武力有多么地强大。在这强大的军事威胁下,敌人的精神崩溃了。结果,他们痛痛快快地接受了我们的劝降,共计二百来人的土匪队伍,全部缴械,双方无一伤亡。事后,“太阳”和“太爷”也得到将功折罪的判决,因此,他俩也保住了自己的性命。土匪的士兵们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理,全都皆大欢喜。
这次黄顺良父子立的功,可谓是巨大的,受到山东省和公安部的表扬,二人都荣获一等功和一枚一级军功章。
四九年十月一日的开国大典,他父子都被选为英雄人物,参加了国庆观礼。
故事已经结束,同志们都很关心黄永信同志以后的事情,在这里只能告诉你们,黄永信被选派到公安大学代培四年,后来他的个头也有了些增长。已正式成为公安战线上一员得力的干部。一名公安大学的、非常漂亮的女学员徐贤惠,倾慕黄永信的勇敢,倾慕他的多才多艺,两人相恋两年后结婚,后得一女一子。俩人婚后幸福,生活美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全书完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容春 2010年 1月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