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1408阅读
  • 33回复

【原创长篇小说】   “传奇小子”下集  作者 容春

楼层直达
级别: 骑士
第三十一章     4月4日发表
飞剑请大牛出车给和福伯伯搬的家。在搬家过程中,刘和福伯伯有一个箱子,他始终小心翼翼地不让别人碰它。和福伯伯向飞剑说:“这里面是两条毒蛇,一条名叫五步蛇,一条名叫蝮蛇,我是在临沂的大山里抓到的,从小蛇开始我就饲养了牠,已经四年了,这是两条训练有素的毒蛇,牠能给我看家,牠不会咬伤自己的人,如果你和谁干架,牠会帮你把他咬死的。牠对你还不认识,如果不小心,牠会咬伤你的。搬完家之后,我让你和牠结识一下,结识之后,牠再也不会咬你的了。”
和福伯伯又对飞剑说:“毒蛇若和生人来结交成朋友的话,有短期的办法,也有较长期的办法。如果用短期的办法,那么,这个人就必须胆大,不害怕毒蛇才行。我知道你不怕毒蛇,所以,你随时都可以和牠交朋友”。
接连几天,飞剑都去刘伯伯家,他向刘伯伯正式提出要学习驯蛇,刘伯伯告诉他;“要想学习驯练毒蛇,首先就得掌握毒蛇的习性。毒蛇越毒,性格就越暴躁,牠也会欺负人的,你越怕牠牠就越欺负你。为了降伏住牠,不但不要怕牠,必要时还得用树条抽打牠。你两手和身上还必须涂抹雄黄一类的、让毒蛇害怕的药物,这样和他接触就可以不被牠咬伤。这是一;你想驯练牠,就必须接触牠。还要能让蛇缠绕在你的身上,再轻轻地摆弄牠、抚摸牠,到时还要喂牠吃的,这叫联络感情。这是二;下一步就是驯练牠。我这里有一个口笛,这口笛就是对蛇行动的指挥和命令,基本是四种声音,一种是命令毒蛇攻击的笛音,一种是命令毒蛇撤退的笛音,一种是静止不动的笛音,还有一种是表示友好的笛音。攻击的笛音一吹,毒蛇立即焦躁不安,见什么动物就攻击什么;表示友好的笛音一吹,他的情绪立即温和下来,这时,牠一般是不会进行攻击的了;如果毒蛇隐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,这时连续地吹奏静止的笛音,他会一动也不动的。”
飞剑天生不怕毒蛇,他把爷爷制作的蛇药也带来了,这样飞剑的胆气就更壮了,他和刘伯伯说;“我要先和毒蛇交朋友,让牠在任何时候也不会咬我,应该怎么做?”刘伯伯先给飞剑身上撒了一点药面,给他两只手上也抹了一点药面,然后把毒蛇从那木箱里拿出来,放到飞剑身上,刘伯伯吹起表示友好的笛音,刘伯伯告诉飞剑,我吹口笛儿的时候,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你才可以把毒蛇尾部轻轻地装进衣兜里,或者把蛇头放在肩上。也还可以轻轻地把蛇身,随意地拿过来拿过去。在牠完全适应的情况下,可以轻轻地拿着蛇的脖子,把牠放在你身上任何一个位置上。这就是你在和毒蛇玩耍呢!飞剑可能天生是毒蛇的朋友,刘伯伯吹奏着笛子,毒蛇在飞剑身上非常的温顺,服从飞剑的摆弄,他们一会就成了好朋友。
刘伯伯有三四个自做的口笛,他给了飞剑一个,刘伯伯让飞剑抓紧练会口笛的吹奏法,只要再会吹这口笛,你基本上就可以驯练毒蛇了。
刘伯伯还说:“一个刚抓到的毒蛇,可不是短时间就能够训练好了的,驯服牠需要一定的时间。我的这两条毒蛇,能和你这么快地交上朋友,是因为我已经把牠驯服了;你要特别注意的是,在野外新抓到的毒蛇,绝不会是这么温顺的,没驯服牠之前,千万不能随意伸手去拿它,像这种五步蛇咬伤你之后,蛇药如果没带在身上,你会连治疗都来不及就会死去的。就是现在,我的蛇药也在我的衣兜里,以防你被牠咬伤。不管任何情况下,不准备好蛇药是不能和毒蛇打交道的”。
最近一个时期,飞剑整天琢磨的是,想尽快地除掉日本浪人和恶团长。他向铁剑和小明把自己的决心说了,他要除掉的头一个目标,就是日本浪人,这浪人名子字叫田中厚藤。他就是迫害小牡丹致死的那个日本浪人,田忠厚藤明着是日本安排的外交使节,实际上,是安排在中国的一名间谍,是为日本侵占中国服务的,他是拥有外交官治外法权的一个日本浪人。
这个浪人,还代表日本政府,对军政府的当权者们,实施威胁利诱;就是这个日本浪人,他的一句话,可使军政府的官吏,能够升官也能够免职。可见军政府和日寇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了。军阀所用的军火供给,也都是依赖于日本浪人来决定。日本人是否给你供给或不供给军火,就是由这个日本浪人代表着日本政府行使着决定的权力,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物。所以军阀里的当权者们,能够听从这么一个日本浪人的指挥,就不奇怪了,这就形成了一个必然的现象。
这个日本浪人本身会柔道,为行事方便,他还购买了一个独门独院的房屋独自居住,平时有两个带枪的保镖跟随着。他在济南的大街上横冲直撞,对中国人经常拳打脚踢;玩弄中国女人是他的业余爱好,由于军阀的庇护,虽然他有好几个命案,罪行累累,但是没有人能够处理他。他从来到中国开始,就耀武扬威的不可一世。其原因就是这些军阀、走狗的庇护所造成。
第二个目标就是《野猪》也就是上面提到的、那个庇护日本浪人田中后藤的就是这个朱保安,此人不除正气不长,他俩必死无赦。
飞剑要求铁剑、小明和自己一起,在最短时间内,调查清楚《野猪》和日本“浪人”田中后藤的行动规律,好制定这次的行动计划。于是,他们分头去作调查,飞剑自己盯着日本“浪人”,铁剑和小明盯着野猪。他们仨人,接连五六天去跟踪盯梢;他们一大早四点多钟起床,然后,就分别去了野猪和日本浪人的住处,等着他俩的出现。大约五点多钟,是七点钟之前,这日本浪人就一定起床了。每天的这大早晨,他都要去大明湖垂钓。他有早晨垂钓的习惯,他对钓鱼有特殊的爱好。又通过走访知道,他在这个时间内钓鱼,是他雷打不动的生活规律。那个钓鱼的地方,也成了他的领地了。在他钓鱼的时间內,是不准别人到那地方钓鱼的。
他钓鱼的地方,湖边有很多灌木,环境肃静,水的深度也很合适,鱼也多去那地方觅食,在那地方很容易钓到较大较多的鱼,钓鱼的地方还有一个大石头,垂钓者可以坐在大石头上钓鱼。这样,钓鱼的时候就舒适多了。这个日本浪人的生活规律,很快地就被摸清了。
关于《野猪》的情况,就比较难查请了,他每天早饭前,要去检查军人清早的操练;他在十一点钟左右,他必定到大明湖做一次游泳,游泳也属于他特殊的爱好。夏天他去湖里游泳,也是他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。其他的时间里,他走出军营大门的时间规律就不好找了,他也常常逛逛市场,但是没有规律。他从不外出嫖女人,都是他把看中了的女人,来让张大绝户抓进他的寝室里进行奸淫。他每次出门,都带着两个以上的,佩戴着短枪的卫兵,别人很难靠近他。
他仨把调查的材料汇在一起,进行分析研究,不管怎么说,对他俩没法靠近就无法对他俩行刺。
飞剑又思考了两天,突然一个奇妙的方案,在他的头脑里出现。一是日本浪人垂钓时不准别人接近;野猪游泳时有卫兵在跟前,也不让别人接近;对他俩的这种习惯,飞剑大胆地提出,用毒蛇咬死他俩的方案。因为对这俩人来说,不准别人靠近,所以,在使用毒蛇时就不会伤及无辜。飞剑的这个大胆地提议,立即得到俩伙伴的赞成,他俩都说咱们回去,找刘伯伯好好研究一下,然后再下结论。
第二天,他仨相约去了刘和福家。飞剑把想好了的、消灭日本浪人和铲除“野猪”的具体方案,说了一遍。刘伯伯听了后又仔细地想了一会,然后他说这方法确实可行。而且,这次行动不管成功也好,失败也好,我们都会撇开自己的身子,所以我们这次的行动会是很安全的。根据我对毒蛇的驯服程度,成功地把握也是很大的。他们又商量了关于毒蛇提前存放的隐蔽之处;以及怎么引开卫兵和阻拦他人接近,等等问题。研究的方案大家都觉得满意了之后,他们才散去。
在彭泽潭召集的支部会议上,飞剑又把刺杀“野猪”和刺杀日本浪人的方案,作了汇报,大家听了都很满意,方案得到了通过。泽潭这时向他们提出要求:要求他们把该拿的武器,在不能暴露的前提下,尽可能地全都带上,特别是飞刀,他仨一定都要带上。未完待续。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 发表于: 04-04
回 楼主(彭作满) 的帖子
谢谢您的小说,辛苦啦! 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 发表于: 04-04
回彭作满学长的原创小说《传奇小子》
  在朝鲜华侨网上,又见学长的原创小说《传奇小子》发表,是朝鲜华侨网广大网友的幸事。
  喜欢文学的学生,都曾有过将来要当一位文学家,写小说的梦想。但是,真正能写出小说来的人,又微乎其微。
  学长在耄耋之年,文思泉涌,笔耕不辍,令人钦佩!希望写作能使您的作品和健康相得益彰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 发表于: 04-05
看到各位学友写来的帖子,很受鼓舞,真的谢谢诸位学友的鼓励,我尽量把我已经写完的小说全部发表出来,我的小说梦既不能完全实现,通过华侨网也算满足了我初步的心愿。谢谢各位同学的捧场,使我继续发表这些拙劣的作品有了信心。多谢了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4楼  发表于: 04-05
第三十二章        4月5日发表
这天一大早五点左右,飞剑小哥仨和刘伯伯都到了指定的位置,他们都带着鱼竿,还事先买了几条活鱼放在水桶里,装作是钓鱼钓上来的,他们还准备了一些熟食和白酒,佯装是钓完鱼后吃喝用的。
在远处做瞭望哨的刘小明,一打手势,告诉大家,田中后藤快要来到了。刘和福把毒蛇在大石下,立即妥善地放好了。他们几人围坐在一起,把白酒瓶盖打开,每人身上都撒上点酒,然后用水代酒喝起来,并假装酒后兴奋,又吹笛子又唱歌,吹得笛音都是指挥毒蛇的,外部人员根本是看不出毛病来的。
“浪人”穿着背心短裤,扛着鱼竿,拿着鱼饵就从飞剑他们旁边走过,还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,径直向那大石头走过去,他把鱼饵放下,拿出鱼饵往鱼钩上套挂的时候,刘和福和飞剑二人的笛声突变,铁剑和小明这时手舞足蹈予以配合,外部人还认为他们是饮酒过量,在瞎蹦乱跳呢,正在这时,只听到这日本浪人大叫,“啊,啊”地叫喊了几声,接着又大声地说着日本话。飞剑他们根本不去管他,仍是连吹带跳。刘伯伯笛音又急忙变成撤退的笛音了,他自己也急急忙忙往另一个方向跑去,毒蛇也在笛音的指挥下,找到了刘伯伯,刘伯伯把毒蛇装进口袋里提前走了。
这周边除了飞剑他们没有别人,浪人在大喊大叫的时候,飞剑他们也在大唱大闹,远处的人根本都不会有什么警觉。不一会,眼看着浪人死定了,他们才收拾了一下东西回去了。
事后去了不少人围观,也去了几个日本浪人和警察,一致认定是毒蛇咬伤致死,定为意外事故处置了事。听说日本浪人被毒蛇咬死,大家奔走相告饮酒相庆,有的人家还放了鞭炮以示庆贺。
浪人已死了十多天了,军警方面已完全销声息事了;这时,飞剑他们认为现在是刺杀“野猪”的时候到了。
这天,天气晴朗,气温很高,飞剑他们九点左右,就去河里游泳去了,刘伯伯假装在给看着衣服。“野猪”游泳的地方有一棵大树,树下有一块有着平面的石板,洗澡时脱下衣服就放在石板上,飞剑他们占据着这个地方,不让其他人过来游泳。小明已爬上一棵大树上做瞭望,这时,他看见“野猪”一行三人过来了就立即打了招呼。飞剑他们马上从湖里回到岸边,刘伯伯就立即到“野猪”游泳的地方,把毒蛇妥善地在那儿隐蔽放好。在离这不远的地方,他们已摆放上酒和熟食,还有一布袋香瓜;在“野猪”快要来到之前,大家就开始吃喝。刘伯伯在吹着口笛,指挥着毒蛇让牠安静,他们小哥仨一面喝着“酒”,一面唱着歌。
“野猪”走过来直奔他游泳的地方去了,俩卫兵离开那地方三十多步远的地方警戒着,铁剑和小明拿着香瓜在吃,他们距离卫兵也很近,他们一边吃着一面向卫兵示意,请他们也来吃香瓜。这俩卫兵吃白食吃惯瘾了,不请就想去拿香瓜吃,现在他们还请自己去吃香瓜,那还客气什么,立即过去拿起香瓜就吃起来。这时“野猪”走到有石板的地方开始脱衣服了,刘伯伯和飞剑的笛音立即变得高亢,这是命令毒蛇攻击开始了。
铁剑和小明一面吃一面唱着,把卫兵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;那边只听到“野猪”大喊一声“啊,啊!”,又接连叫喊着“毒蛇!毒蛇!”在他大喊后的不长时间,刘伯伯的笛音又变了,这又是指挥毒蛇撤退呢。刘伯伯走到另一个方向,毒蛇循着笛音找到了刘伯伯,刘伯伯收起毒蛇就立即走掉了。
卫兵光顾着吃香瓜了,认为看见了毒蛇很平常,团长不理他就得了,绝没有想到团长被毒蛇咬伤了,俩卫兵听到团长急促地喊叫他俩,并眼看团长倒下了,他俩这才急忙跑过去。只听到团长说:“快送我去医院!”现在团长还光裸着身子,只穿了一个游泳裤衩。卫兵抓紧给他穿衣服,衣服穿上了,还没找到车呢,“野猪”已经“呜呼哀哉”了。俩卫兵不得已,一个在原地警卫着“野猪”的尸体,另一个卫兵急忙跑回军营里求援去了。不一会,军营里来了一群人,根据卫兵的叙述,这是一起“明明白白”的意外事故,根本也不用做事故调查了。当场就结论完了。
飞剑他们从容地回去了,全到了刘伯伯家,刘伯伯让妻子做了酒菜,大家又庆贺了一番。每个人的心里比过年都高兴!
飞剑又起草了一份告示,告示是这样写的,
道教的信民们:
根据土地老儿的举报,罪人朱保安,作为一名军官,他勾引倭贼,蹂躏自己的国家和子民,是一个出卖国家的、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,他欺压百姓,奸淫妇女,命案在身,罪行累累,实属罪大恶极。我已安排我的第四十代传人,带着我的行刑使者(毒蛇)予以处决!现在看来还需要再大开杀戒,还有几个罪恶多端的恶霸,也必须给予处决。
现在我正重地告诉你们,凡是行凶作恶的,立即收敛你们的恶行,否则当心你们自己的贱命!
道教教主    张道陵喻示

告示一经张贴出去开始,前往观看的人就络绎不绝,拥挤不堪。人们奔走相告,都在传说着;“张天师显灵了,他给百姓除害了,听说还要杀几个,这可太好了。”
“野猪”和日本浪人确实是毒蛇咬死的,牠怎么不咬别人呢。当然了,一般人都不知道,他是被人用驯好的毒蛇驱蛇咬死的!在那个年代,人们普遍的迷信,那些作恶多端的人,他们不怕人,却特别地害怕鬼神。于是,那些横行霸道的恶人,都整天地坐立不安,惶惶终日了。
彭泽潭召开了党员会议,会议上,泽潭传达了上级党委,对党支部工作汇报的批复意见;然后,对支部前一段的工作进行了总结。总结里,完全肯定了支部的工作成绩,特别是对飞剑等人的工作,给予充分的肯定和表扬;会议一致同意,接纳铁剑和小明为正式中共党员,同意吸收李斌和刘和福为中共预备党员。
会议还决定:目前时机已成熟,可以让飞剑、李斌和刘和福他们集中力量,立即把戏班子成立起来。
经过党员的讨论,会议一致通过了各项内容,形成了决议。
李斌和刘和福二人接到任务后,按着原来的方案,立即着手开始了组建戏班子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他们又找到了郭振东。自从李斌给他打过招呼以后,郭老板心里又充满了希望。不过,只要这几个流氓团伙的头子,还存在一天,让他出山的决心就不好下了。这次马学良和马雅芳的被解救,通过这件事儿,虽然他对飞剑、李斌他们的能力特别地佩服,但是让他出山重操旧业,还是犹豫不决的。这次听说“野猪”和日本浪人,被毒蛇咬死之后,他的郁闷心情一扫而光,自己在家里连续三天喝酒庆贺。
现在,他是迫不及待地想会见李斌,急着抓紧讨论怎么组建戏班子了。对自己的出山重操旧业,已是跃跃欲试了。
就在这个当口,李斌和刘和福二人前来与他会见,商讨组建戏班子一事,郭老板高兴极了,见面之后互相热情地寒暄一番,李斌把刘和福郑重其事的介绍给郭振东。虽说在看望飞剑时见过面,因没作介绍还是互不熟悉。这次李斌介绍说;“刘和福是在外地行商,挣了大钱的一位老板,是想到济南来做点事业的”。他们落座之后,就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。李斌说:“我和刘老板这次来,就是来和您老商量一下,重新开办戏班子一事来的。我俩的想法,就是要和您老合伙办这戏班子,还想奉您老为这戏班子的班主,我俩当您的副手,您看这样做行吗?
至于开办戏班子的启动资金,不知您老能拿出多少钱来?您原来的剧场以及还有用的一切设备物品,都可作价算做您老的投资。怎么作价?您老一口定音,我俩决不还价。资金的不足部分,由我俩包了。戏班子在运营中是盈利了还是亏损了,按老规矩我们共同承担。艺人和职员的薪俸定多定少的,我已经有了方案,再请您老看看后敲定,您看这样行不行?关于戏班子需要招聘的艺人和职员,由您老裁定,我们共同去做工作,您看这样行吗?”
李斌又把要招聘的人共分六个组的想法,告诉了郭老板,也把每个组的领头人准备安排谁,也介绍给郭振东了。
郭振东已经在家闲呆了好几年了,正想重操旧业,一考虑,自己资金不足也是一个大问题。干别的还不会,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,李斌来了,这才是真正叫作及时雨了。李斌所谈的条件,又是那么的宽松。而且,方方面面又给考虑的那么周详。如果他自己来干的话,也想找一个撘伙的帮手。没想到天从人愿,帮手自己给送上门来了。
郭振东原来对李斌这个人也是很了解的。并且,还很欣赏他的人品。所以郭振东一口应承,爽快地答应了。李斌把早已写好的,合伙办戏班子的文书也交给了郭振东,郭振东看完后,觉的很满意。立即说;“我就不用再做考虑了,你们考虑得很公平很详细。进一步说,这文书对我却很有利,对你们自己却是有点吃亏。文书是死的人是活的,我愿结交你们二位,合伙来把这戏园子的生意办好。这一个合伙文书我同意了。未完待续。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5楼  发表于: 04-05
回 4楼(彭作满) 的帖子
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6楼  发表于: 04-06
第三十三章      4月6日发表
不过就一件事,我还是放心不下。如果再有地痞流氓前来捣乱怎么办?这可是一件挺挠头的事。”李斌立即表态说;“这一件事儿我们也考虑好了,如果有这样的人前来捣乱,我俩会事先安排好的,您老配合着我们就行了。”关于是怎么安排却没有讲。所有事情很顺利地谈妥定夺了。
按着他们定的方案,他们开始招聘艺人和职员,梨园这门生意正在萧条的这个时期,这些艺人处在失业和半失业状态下,就是不失业,薪水也是很少很少的。他们的生活确实是很贫困、也是很狼狈的,再有点天灾人祸,生活就更不堪入目了。
三位老板商定:在招聘艺人的时候,凡是对家庭人口多,或家有病人的艺人,也就是说,吃穿不能为继的,或吃不饱穿不暖的人家,都提前预支一个月的工资。还以郭振东老板的名头,发给他们生活补助,每户发给五十至一百块大洋不等,并让他们把家里的病人,以戏院子的名义,推荐给刘伟民大夫,予以治疗。把一般职员的薪水,按当时的工资水平增加了三成,而把主要的名角的薪水提高了五成至一倍,这要看这名艺人起的作用来定。其中还有三个名旦,薪水也都按最高水平定的,郭振东本人的资金并不雄厚,这么高的工资支出,目前都是由刘老板的资金来支付的;郭振东一看这新结识的刘老板,这么慷慨地解囊,这样善待艺人。一心想把这戏园子搞好,也很受感动,他自己也随之慷慨出资,整备戏场的房子和座椅,又购买了一些器材和乐器等。
他们选好了日子,准备开业了。把宣传告示也张贴出去了,针对该邀请的人士,也把请帖发到他们的手里了。郭振东戏班子开张这件事,也成了济南市的一条大新闻了。
开业这天,保卫工作是由飞剑安排的。他请李春光派些人来,这些人必须是能打架、会点武打的人。而且都要暗带手枪。有人前来闹事时,这些人就以打抱不平的形式,出面干预。整个的行动,他们全都听从飞剑的指挥,谁要前来闹事,准得不到好“果子”吃。
开业这天,郭老板、刘老板和李老板三人,身披红绸带,胸戴大红花,站在戏院门前迎接贵宾。这天,以石三豆为首的支部成员也都参加来了。而且,济南市的各界名流也几乎全来了,郭老板结交的人也多,也都为郭老板能在大祸之后,重振旧业前来祝贺。他们也都觉得,郭老板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大胆了呢?这次开业确实也与平常开业有点不同,场面弄得很火,请来的各方贵宾也超出往常。来参加开业典礼的人们也都觉的,郭老板对那些地痞流氓似乎也不在乎了。所有来的贵宾,带着祝贺之意来的有之,好奇观看一下的人也都有之,他们都想看一看,一旦那些流氓前来闹事,他们怎么对付?难道那些地痞流氓不敢来了吗?
迎接贵宾开始不久,张大绝户领着六七个流氓走了过来,张大绝户自从他姐夫“野猪”被蛇咬死之后,他就改投了“门庭”,投靠到“骚狐狸”门下了,“骚狐狸”好色,大绝户就投其所好,先后抓了几个好看的女人,先给骚狐狸进行了性贿赂,从此大绝户又成了骚狐狸门下的宠儿了;大绝户毁容之后,面目相当丑陋,人们改称他叫“绝户鬼”了。三个老板看到绝户鬼来了,谁也没有理他们,绝户鬼带领的几个人,他们手里没有请帖,流里流气地想硬往里闯。
这时候,出来一个身体很棒的中年人,他一摆手说:“站住!你们有请贴吗?”“我们没有请帖。”“没有清贴为什么要硬往里闯?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张大绝户身后出来一个人,走向前来说:“怎么了小子,不认识,这是我们张金龙张大爷,能到你们这里来是瞧得起你们。怎么,不给面子?看来得让你们认识认识这个拳头了。”这时候面部戴了假面具的飞剑出来了,他向站在前面的那人一鞠躬说:“师父你不要生气,这人让我来教训他一下吧。”飞剑转过身来向那人说:“狗崽子,你到哪儿来撒野,你认为那绝户鬼是你家大爷,你就领他回你家去,当祖宗供养起来,谁也不会说什么,到这里来称什么大爷?狗崽子你说罢,你想怎么来打,我都接着,你们其他的那些人不伸手,我们的人是不会伸手的,就咱俩来怎么样?”春光领来的那些人虽然没出场,可也都拎着器械作着打斗的准备。飞剑的这几句话把绝户鬼气得两眼冒火,他向那人说:“你给我把他废了,狠狠地砸巴他!”那家伙会几手武术,他一看,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大孩子出来叫号。心想,一个孩子能有什么能耐?放心之下就出场了。人们都让出地方看起了热闹。
飞剑决心先摔他一下后,再狠狠地踢他一脚,让他挂点彩回去。那人身高力大,想扑上去抓住飞剑,把飞剑摁倒,然后把飞剑狠狠地砸瘫巴,他的心可是够狠的了。飞剑正是利用他的这个心理,上前一步,双手抓住他的右臂,顺着他的劲头往怀里一拽,然后一转身,把他一背,向前一哈腰,用劲一拽那人的胳臂,就把他摔了个大轮跌。那人妈呀的一声,摔倒了没能立即爬起来。紧接着,飞剑上前又给了他一脚。这一脚踢在他的肋骨上,他妈呀的又喊叫了一声,捂着被踢部位就嗷嗷地哭喊起来,那人当场就断了三条肋骨;飞剑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他早就注意那个佩戴手枪的人了,他看到那人正在往外掏手枪呢,就一甩手,一把飞刀就刺在他右手上了,这人的右手就不能再拔枪了,飞剑过去就把他的枪缴了。同时用刀逼着他,让他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。
然后,飞剑用枪指着张大绝户,命令他下令,让他的人把手中的傢伙全放在地上。张大绝户却满不在乎,不听命令。飞剑没管三七二十一,上去就给张大绝户一耳刮子,打得他满嘴出血,然后说;“你要不下令的话,今天我要你不是残废就是下地狱,你信不信?”大绝户还想耍点英雄,飞剑一脚把它踢得跪下了。飞剑接着一摆手,让人拿来两块砖,他把砖相互敲了一敲,确实是块好砖;他把那砖放在大绝户面前,让大绝户看着。飞剑把一块砖放在另一快砖的上面,飞剑用手掌一挥,吧的一声把放在上面的那块砖劈下一块,然后他把砖扔在大绝户跟前。让大绝户查看。
他向大绝户说:“你的脖子比它硬吗?我不用刀剑,空手就能把你劈死!”你如果还不下令,我让你的胳臂先折断,飞剑一把抓过他的胳臂就要劈下去。大绝户崩溃了,大喊着说;“你们还不赶快把傢伙交出来等啥呀!”这时,他的那些随从们,把带来的枪支和刀剑就全扔到地上了。大绝户和两个保镖的枪共三支枪,就全被没收了,大绝户现在吓得哆嗦了,飞剑威风凛凛的说:“今天饶了你们,如果不改邪归正,早晚我取了你们的性命!快滚!”大绝户的手下架着大绝户,还有一人背着那个受了伤的人,灰溜溜地跑了,一面跑一面还交代说;“你们在这等着,咱们走着瞧!”
飞剑他们知道,大绝户肯定地不会善罢甘休,他一定去请骚狐狸去了。骚狐狸肯定地会替他报仇。飞剑他们早计划好了,如果骚狐狸胡长贵带的人少,就把他们全部缴械,并坚决处死胡长贵;如果他带的人多,就不理他,就由李斌他们出面应付,把飞剑提前写好的收保护费的合同拿出来,给他们看看就没事了。
飞剑他们早已安排人去跟踪大绝户,紧盯着他们, 看看他们能够请来多少人?看清后飞马报来,以便于好做准备。从军营到戏园子有四里地,这中间有一段路比较僻静,还有个小树林。这地方进可攻,退可躲逃。他们在树林子里藏有两架马车,事情一旦完成,他们就立即坐着马车跑掉了。
大绝户果然是直奔军营去了,不一会,骚狐狸带着一个班的卫兵就出来了。飞剑得到探子的报告马上做了准备。当骚狐狸他们走进埋伏地点后,飞剑戴着一个大竹笠,骑着马迎面走过去。骚狐狸向来是挺胸腆肚目无旁人,飞剑骑着马走到胡长贵跟前,冷不丁地飞剑一甩手,飞刀一流白光就刺进他的胸膛。他做梦也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,而且还是在十多人的保护之下,竟然有人敢对他行刺,自己竟然连喊一声“救命”的机会都没来得及,就无声无息地死掉了。
他的那些随从还不知胡团长怎么会倒下了?那些小兵正在发愣呢。这骑马行刺之人一挥手,四周一下子钻出来十五个人,都带着头套拿着手枪指着他们,喊着:“举起手来不要动!谁动打死谁!”这些人欺压百姓时像个凶煞恶神,现在这个时候个个可都草鸡了。他们都乖乖地举起了手,跪在地上,让人把枪连子弹都缴了去。然后被人用麻绳都捆绑起来,拉到树林里捆到树上,教训了他们几句,然后坐着马车走掉了。未完待续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7楼  发表于: 04-07
   第三十四章         4月7日发表
李春光的人都走了,飞剑也卸了装把脸洗干净,换了一身衣服后,又回到戏园子。戏园子里的欢迎仪式早已结束,现在还正在演出呢。飞剑找到李斌把事情做了沟通,李斌异常地高兴,他从心眼里彻底服了这个年轻的飞剑。这么大的事情,安排处理的这么果断利索,实属难能可贵。飞剑向李斌强调说;“明天肯定地会来人调查这起案件,军队会来人,警察署也会来人的,谁来问你们,你们也只说不认识那伙人,你们三位老板要统一口径;然后把我写的那张合同书文给他们看看就行了。
果然,军队里来了人,向戏班子要凶手,李斌说凶手是谁他们根本也不知道,他们来戏园子是向我们收保护费的。就为这事两伙人干起架来了,至于他们在哪儿把胡团长杀死的,我们就更不知道了。听了这些话,军队里的人找不出破绽也只好拉到了。警察署更不乐意多事,只给这个案子下了一个结论;这是一起争夺地盘的仇杀,凶手查无踪迹,需继续查寻。
当天晚间,大绝户就死在他的姘头家里,那个女人被绑在床上,大绝户的身上有两个刀眼,血流了一地,瞪着两眼死掉了。他的俩保镖当晚挨了闷棍,糊里糊涂地也死了。
大绝户的身上也有一张纸写着;行恶害人者偿命!
几天后,陈皮和宋大鞭子都收到一封信,信中警告他俩,让他俩立即停止向做生意的百姓收取保护费,停止继续作恶,否则的话,野猪、骚狐狸、周二赖子和绝户鬼的下场就是你们的归宿!希望你俩好自为之。落款都是“张天师的传人”。
彭泽潭在这几件事情之后,就又召开了一次支部会,泽潭说:“飞剑他们所做的几件事情,都处理的干净利索。飞剑利用人们的迷信思想,还把其中几件鼓舞人心的大事,归功于张天师的杰作,把事情作这样的处理效果很好,可以让我们的人广为宣传,让天下人似乎觉得这些,都真的是张天师的杰作,这样对我们目前的状况非常有利。”
会议一致同意:吸收李斌和刘和福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党课和入党仪式由伟民去做,并任命李斌是戏园子的党代表,负责收集各个方面的情报信息;也负责戏园子人员的的政治思想工作。
泽潭又提议:“让飞剑立即离开济南到李春光那儿去,因飞剑已出面和张大绝户的人正面交过手,一旦被他们的人认出来,其损失将不可预测。另外咱们缴获的所有武器,都在春光那里。根据李春光等人的表现,再对李春光做些工作,在他们那里,可以很快地建立一支共产党的武装。飞剑到了那里要尽快地培养出几个共产党员;暂时可让飞剑作为党的代表,在那里做党的工作。请你俩考虑。”伟民和文山都表示同意,一直认为这建议很正确,应该立即行动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+——#
第二天飞剑就坐着大牛给安排的马车去了泰安。
飞剑到了泰安县,泰安有李春光的总店,张大柱在这里当着老板。飞剑的到来,受到大柱等人的热烈欢迎。他的手下,也都是飞剑的崇拜者,特别是那些经飞剑介绍撮合,娶了媳妇的人,更是感恩在心。大柱的接风宴,是多么的隆重热情可想而知了。飞剑暂时就住在大柱的旅店里。砸王怀仁的店铺和杀掉胡长贵时所去的人,大部分都是从这里去的。他们前后缴获了不少的财物,除贵重物品和金条、钱币外,还有二十五支手枪三十六支长枪,这一切,李春光都让下账入库保管起来了,怎么处理正等着飞剑来人下令呢。
飞剑把自己来的意图跟大柱说了:“大柱哥,这次我是为了避灾来的,还要在这里长久住下去。现在,你就在附近给我买一套房子住;另外,你捎信给李春光,让他回来一趟。就说我和他有要事相商。
李春光接到口信立即赶回来了。接风宴吃过之后,他俩在旅店开了一个房间。他俩一面喝着茶水一面唠着嗑。春光把他拉秆子当土匪的经历,全讲了一遍。
春光说;“我当土匪开始时才五个人,后来才发展到三十五六人。开始我们用的武器都是大刀长矛,后来才弄到了二十几支旧猎枪,还有一只盒子枪,有些枪用一两次就会坏了的,必须是一面修理一面用。
我们这些人,黑白两道都对我们进行围剿,我们要想生存下去,也确实不容易。你劝我从良的时候,也正是我想洗手不干的时候,借助你的良言相劝,我就立即下了决心,领着我的人改行了。
我当土匪六年多,抢人家的财物也大都是大财主家的,否则就是过往旅客的。我六年来所抢的财物总和,也不如这次打王怀仁缴获的五分之一,这次光金条八十五根,这就是八十五斤,还有五万多块大洋,另外,还有些金银首饰,这也值很多的钱的;再说这二十五支手枪和三十六只长枪也是一笔大财富。这些东西我是一动也没动,怎么处理还得你老弟发话,现在我的生意还挺好,赢利不少,我不想昧着良心去贪财,占有你们的这些东西。你们放心,我会很好地给你们保管好的。我相信这一笔财富会有大用途的,你们都是干大事的人,更相信你也不会占有这些东西的。
飞剑说;”老哥,你猜得很对,我是不会独贪这些财富的。我向你介绍一下我自己:我原来叫保华,到了济南我改名叫飞剑,这是有原因的,说穿了这就是为了躲避当局的追杀。我从前所做的事你也都知道,哪一件事是作的坏事呢?可是却都犯了他们的‘国法’,我就成了犯罪嫌疑人了,那么我就得躲避逃亡,这次到这里来,还是为了躲灾来的。
这次在济南杀死的这几个人,你说应该不应该整死他们?我虽然为国家做了好事,逃亡的却还是我。这就看出来,这个世道是多么的不公平。你的生意你想保护好,有时也必须要动用武力,说不定什么时候,你就又犯了罪,到那时侯你不得不又重新当你的土匪去了。你这不想造反的人,也不得不造反了。这就叫做‘官逼民反’。
济南戏班子的老板郭振东,他生意干得好好的,就硬说他是革命党人,把他抓去打了个半死,他找谁说理去?那些强抢人家女艺人,并把那女艺人迫害致死的、真正的罪人却逍遥法外,你说这世道公平吗?我们不去杀死他们,就没人去杀他们。你杀了他们,那么你就犯了他们的国法。现在看来我们还得拿起武器去造反!但是,我们这个造反决不是再去当土匪,我所说的造反是要去干革命的,是去建立革命的武装。世界上有这些害人的人,那么,我们就是消灭这些害人的人!”
飞剑继续说:“我这次来就是想和你一起,拉起一伙人,拿起武器搞武装革命。搞革命和搞土匪不一样。不能什么人都要,也不能什么事都干,烧杀抢掠等不人道的事儿,一律不能去干。我们是专门对抗政府,打击贪官污吏,铲除黑恶势力、恶霸地主和不法奸商的人,是为广大穷苦百姓服务的。更不能一哄而起。我们要先组织起二十到三十多人,经过培训先做我们的家底。然后再逐步扩招人员,发展我们的队伍。我们的队伍必须是有严密的组织体制和严肃的军纪,我们最终的目标就是建立起人民的政权。
首先,我想咱们办一个武馆,以你的名字命名,就叫《春光武馆》。在武馆里要他们学武术.学射击,要进行文化教育和纪律教育,我们的一切活动都要是隐蔽的。在这一阶段,我们的主要任务,就是培训人员。我们同时也要搞一个人员少但是很精干的武工队。这武工队可以随时打击各地方的那些土豪恶霸,打击恶势力,以便于发动群众。
老哥,你听说过共产党吗?这个党是穷苦大众的党,这个党就是要造现在当局的反。他们打土豪分田地,解救穷苦百姓。他们就是要建立起穷苦人民的政权,让人民当家作主。我想咱们就去寻找共产党,接收共产党的领导,跟着共产党走,老哥,我们往后就这样干好吗?”
春光说;“我也听说过共产党,我也真想投奔他们去。一是,我只是道听途说,没见过他们的真面目;二是,也不知他们都在什么地方,找不着他们。说实在的,我在当土匪的时候,就像是没娘的孩子,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。若真有这么一个党,让他领导我们该有多好啊!老弟说的那些我完全同意,你说的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。”
春光表态说:“飞剑老弟,我对你是服了,从这以后我全听你的,你现在就领导我吧,你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!咱们俩就这样说定了。”李春光是个直性人,性格爽快。飞剑虽然年轻,但是春光却对他推崇备至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飞剑所做的事,确实也值得众人佩服。由于春光的推崇,飞剑事实上已成为他们这些人的当然领导了。未完待续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8楼  发表于: 04-08
第三十五章          4月8日发表
在春光和大柱的张罗下,《春光武馆》开始着手建立,听说武馆招收人员的事一传出去,报名的人真不少,特别是这里给学员管吃、管住,吸引力就更大了。经过飞剑严格的审核,暂时收了二十五名。条件就是;年龄都在十八岁至二十五岁之间;体格健康,出身是穷苦大众的。另外还特别要求,每名学员的道德品质上,必须是没有瑕疵的,在社会上偷鸡摸狗、打架斗殴,调戏妇女、抢吃强抢的穷光棍及赌棍,是决不能要的。最后决定录取的名单,共计二十五名。
武馆的教师。目前只有保华一人,还需要招聘几位教师,保华春光他们正在物色人员呢。
开馆前,飞剑去了一趟济南。飞剑回到家,大家都很高兴,特别是爷爷和奶奶更是高兴,飞剑自小是奶奶带大的,感情上格外的亲,多日不见确实想念的很;淑贤妹妹,本来是和哥哥形影不离的玩儿伴,分开这些日子,也确实有些相思之苦。淑贤因为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哥哥,别的男孩子,在她的心里就不占地方了。自从知道哥哥不是自己的亲哥哥之后,对哥哥的感情,又增添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已是十五岁的姑娘了,对异性产生情感也是正常的现象。不过飞剑却一如既往,兄妹之情没有丝毫的改变。
晚饭后,飞剑就进了刘伟民的书房。飞剑向义父汇报了工作,把党支部交给他的工作和进展情况,做了详细地汇报,并把自己的想法也都说了出来。飞剑还提议:“把铁剑和小明也调往武馆。”刘伟民听了之后,认为很好。他要飞剑先住两天,把问题提交支部,研究结论之后再定下一步。
  支部同意把铁剑和小明调往武馆,由飞剑负责找他俩谈的话。
支部同意:目前的武馆,招收的人员暂时要少一点,招收了二十五名学员也很适当。以后根据情况再逐步扩招。因为现在没有基础,缺少设备和武术教师。目前,党支部给他们制定的任务就是:一是,首先是培训好人员,把他们培养成觉悟高,纪律性强,懂军事,会武术的人;二是,要建立一支,能机动灵活的、打击土豪和恶霸地主的武工队,开展小型的军事活动。
支部一再强调:“武馆里要特别地加强保密教育和纪律教育。对武馆人员来讲,所谓纪律也等于是“军纪”。在执行纪律上面,我们一定要严肃认真,决不能手软。”
支部同意:武馆的馆长定为李春光,飞剑作为副手出现。但是,飞剑要负责武馆里的日常的工作。武馆所用经费都由缴获的财物里支出,后勤会计让春光派人担任。
关于武术教师人员的来源,李春光介绍说,他知道有两个人,一名叫周兴国,另一名叫赵军武,两个人都很正直,人品很好,武艺也相当高。他俩从前都曾经当过保镖,也给财主当过护院。他们主要的经历是在青岛的那一段时间。那时,他们俩也是在武馆当教师。后来武馆经常受到日本浪人的挑衅,一次他俩把日本浪人打成重伤,事情就闹大了。他俩看事不好,连夜搬家跑掉了。武馆也被日本人给搅黄了,他俩就到了新泰这地方躲避起来。
没有了工作,到处打打零工挣点钱,弄得家庭的生活很贫困,咱们可以把他俩聘来。保华同意了,并责成春光亲自前去邀请,去邀请的时候,给他两家每家先支付一百块大洋,让他两家先解决一下眼前的困难。
春光来到新泰,对在家闲呆着的两位武师进行了正式的邀请,这两位武师由于找不到工作,正在着急上火呢,接到李春光的邀请,很愉快地接受了邀请。
几天后,济南党支部派来了一位文化教员,是刘伟民陪同来的。这人叫马光亚,参加过北伐战争。一次战斗中腿部受伤,腿被弹片砸成开放性骨折,现在腿还瘸着呢,退役后,来到了地方。这人年龄不到三十五岁,革命战争把他锻炼成意志顽强,遇事沉着、机智灵活的人。他原是北平大学的学生,文化知识渊博,革命的理论丰富。他在军队里,练就一手好枪法。来前在一个地方的党组织里,做党务工作。这次党组织把他派来,也就是让他负责这武馆里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党务工作,是武馆里不公开的党代表。公开身份是文化教师,暗中还兼任着军事教师。
这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这天,就是武馆建馆的日子。上午九点钟,武馆门前就聚集了和多人,有人就敲响了锣、鼓,放起了鞭炮,吹起了唢呐。建馆仪式开始了。
当地社会名流和各商号的老板都出席了建馆仪式,春光和飞剑二人出面迎接来宾接受祝贺。春光向来宾介绍了武馆的职员,接着又向武馆的人员介绍了各位来宾。然后由马教师出面讲了话,他除了讲了一些客套话以外,中心内容,就是向外界宣告建馆的宗旨:“武馆的宗旨,就是为了强身键体,为国家培养人才,造福乡里,保卫中华。”马老师提出的这个口号,凡是中国人都能接受。这口号能麻痹当局,可以避免当局的怀疑,有利于掩护我们的行动。来宾们也讲了一些祝贺和期望的讲话。最后武馆安排酒宴招待了来宾。
从第二天开始,武馆就开始了工作和学习。武馆要求:凡是由马老师主讲的课程,武馆里的所有的学员和职员必须都要参加听课。开馆初,每天必须由马老师主讲一堂政治课。第一课他讲的是《革命队伍的纪律》,他把为什么要强调遵守纪律,以及遵守规章制度的重要性,讲的特别透彻。特别是,强调了革命战士服从命令听指挥的重要性。讲的非常细致入微,举例生动。并借着讲课内容,正式宣布了学校的一条纪律:学校的一切活动内容,对外都要严格保密,就是对自己的家人也不能讲出去。
第二课马老师讲的是:“地主老财是怎么富的,农民为什么这样穷?”马老师用他那深入浅出的理论,把天下的不公平,讲的淋漓尽致。这些贫苦人家出身的学员,从此知道了,自己家为什么这么穷的原因了。认为自己命运不好的宿命论,从此开始崩溃了;马老师把地主老财剥削农民的种种手段,进行了一一的分析。听课的人们这才恍然大悟,知道了自己是怎样被剥削的了。马老师又以李春光为例,把他受剥削的经过,进行了一一的分析,结论;在那种制度下,李馆长所有的劳动果实都被老财拿走了,受穷是当然的了。这不是李馆长无能,是这剥削制度所造成的。于是,李馆长在天灾人祸面前,就无能为力了。老婆病了就无钱治疗,只好去借这还不起的高利贷,在这高利贷面前,只能倾家荡产。包括老婆孩子,都变成了偿还债务的筹码了。地主老财就可以杀气腾腾地提出,要你拿自己的老婆顶债,其结果就是“债逼人反”。李馆长为了活下去只好当了土匪,这就是咱们李馆长的最后“归宿”。现在我们广大的农民兄弟,所以都在到处造反,是什么原因?我大声地告诉大家;这就是“官逼民反”!
这一课讲的道理让学员们豁然心亮,心里都涌出了要和地主老财一拼的冲动,暗下决心要造反到底!
第三课是连续三天的讨论课,题目就是“我家为什么这样穷”?这实际上就是一个,让学员诉苦的一次诉苦大会。通过诉苦,大家彻底地明白了受穷、受欺负的根源了。这时竟然有人站出来提议,我们去找共产党,坚决跟共产党走!马老师看到时机已到,就对大家说;“我也听说过共产党,他们是领导穷人打天下的党,现在我们还没找到共产党,但是我们会找到的。”
马老师向大家提出一个思考问题,马老师问:“怎么才叫做造福乡里?我们练好本领就可以不受欺负了吗?这是不可能的。大家要特别的清楚,受欺负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儿,只做到我一人不受欺负也是不行的,广大的穷苦百姓怎么办呢?所以,我们要想大家都不受欺负,我们就必须帮助广大的百姓,团结起来,共同把骑在他们头上的恶霸土豪除掉,让广大群众共同脱离被剥削受欺负的处境,这才是真正的造福乡里。光我们这些人造反也是不行的,还要把受苦受压迫的人,全都团结起来,共同造反。所以,我们必须建立起人民的政权后,才能彻底解放我们自己。”
马老师的政治课收到了非常理想的效果,包括李春光在内,大家都受到一次很深的阶级教育和心灵上的触动。每个人的阶级觉悟都得到了大幅度地提高和升华。
马老师每天的课上完后,其他时间,就由武术教师领着这些学员,自己动手整备武馆的房屋和设施,制作一些上课用的设备;整备出一个真正的武馆来。
在听取了各位教师的意见和建议下,飞剑制定出了武馆的课程安排。
经飞剑提议,又经过春光及马老师共同研究决定:武馆发给周兴国和赵军武二位教师每人三百快大洋,继续帮助缓解他二人目前生活上的困窘;另外,对家里吃穿不能为继,生活确实困难的学员,也发给了救助金。使大家看到了一个暂新的新型武馆,宛如自己生活的家庭,使他们免除了后顾之忧,学员们的学习和工作得劲头,立即高涨起来了。未完待续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9楼  发表于: 04-09
第三十六章        4月9日发表
这个武馆,学习紧张,纪律严明。包括教师和学员本身,生活上完全军事化了,学习的效果相当地好,每个学员的进步都很快。他们一早一晚,对武术的基本功是必练的,各位武师也都按着实际需要,实行急用先学的原则,编排了教学内容,飞剑也把摔交、.散打.、甩飞刀、.吹吹箭等技艺,也编进课程里了;马老师除文化理论课之外,重点教学员学习射击。飞剑、春光、铁剑、小明和二位武术教师,也都以学员身份参加军事课的学习。
周、赵二位教师,却以武术高于他人而自傲,有些目中无人。武馆吗一般来说,都要以武功的强弱来论资排辈的,因为他俩的武功最好,所以,他俩总觉得自己高于他人。他俩平时虽然尊重武馆里其他的同事。头脑里总有些骄傲自满会流露出来,表现的有点瞧不起大家。
但是,他俩对飞剑的印象,却是真心的喜欢,总想多教给他一些武功,飞剑也总是谦虚地向他二人学习,以充实他自己的不足,不长时间,他二人就发现,飞剑会一手很好的武艺。周兴国打的是长拳,赵军武打的是八卦掌,他二人都暗中跟保华作过一番较量,都没有试出飞剑武艺的深浅。飞剑的师傅王大义,有一个“万人敌”的绰号,曾在群敌重重包围之下,单人匹马杀进杀出,可见他的武艺是多么的高强,他教出来的徒弟能差吗?飞剑又是一个能吃苦又认真学得人,他从六岁开始学武十多年,坚持练武从不间断。他是正宗的陈式太极拳的传人,他从中又掺杂着散打、摔交和擒拿格斗的一些内容,在打斗中,他不按常规“出牌”,出人意外的用了一些奇招,往往会出现出奇制胜的效果。
周、赵二人各自都找了一个恰当的机会,用计逼着飞剑,让他使出他所有的能耐和自己较量,开始他们势均力敌不分上下,没想到保华突出奇招,使他二人都吃了大亏,他二人完全是凭着经验老到,才没有出丑。事情就坏在争强好胜上,他俩觉得输给一个孩子太没脸了,总得叫他知道自己的厉害,否则怎么当这个师傅呢?所以比试没有停止,反而都使出了自己的混身解数,想把飞剑制服,没想到的是,他俩都被飞剑撩倒了,一个是倒在不起眼的“马步靠”之下,一个输在散打中的“顺手牵羊”的招式里,而且是怎么输的,他俩都还糊涂着呢。
飞剑打败这二位教师,也都是按着马老师的意思做的。当马老师得知飞剑可以打败他二人的时候,就告诉飞剑,在恰当的时候,一定要各赢他俩一次,这样可以销销他俩的傲气,这会有利于团结。飞剑虽然赢了两场比试,但还是谦虚的说着对不起,自己失手了,请师傅原谅。
他二人虽然觉得没有面子,但是,他俩也确实知道,飞剑这不是简单的失手,他是真正的具备了真才实学,绝不是一个失手,就能把他俩撩倒的。一个十七岁的孩子,有这么高的武艺而不骄傲自大,使他俩叹服不已,输得确实心服口服。他俩首先佩服飞剑的人品,现在就更佩服他的才艺了。他们之间不但没有造成隔阂,反而,从此他们之间成了莫逆之交。
武馆的教学气氛是相当地浓厚,每个学员的进步都是飞快的。转眼半年过去了,对每个学员的考核看来,成绩都不错。普遍的看来,对射击和散打.摔跤及甩飞刀的项目上进步更快。飞剑他们小哥仨和周.赵二位教师,他们也都把射击学得非常好。实弹射击就进行过一次,他们几个人,手枪步枪都可以达到每发命中七八环的水平。飞剑用手枪可以举手就能把移动的把子命中。他的射击水平可以和马老师比美了,马老师也认为飞剑是一个奇才,实际上是因为飞剑有气功的基础,臂力大,端枪稳,枪不晃是主要的原因。
春节到了,武馆给每个学员都放了七天假,并且给每个学员还发了生活补贴,每人二十快大洋,让他们带着这些钱回家去过一个团圆年,这样,每个学员的家庭都能吃上过年饺子;同时,武馆也给他们布置了任务,要求每一个学员都要搞一下社会调查;回来后还要进行汇报的。
假后,学员回到了武馆,其中一名叫范振国的学员,他家住周家堡,他的汇报引起马老师的注意。所有的学员在汇报中,都谈到了当前社会的矛盾相当激化的问题。百姓被生活所逼迫,开始了抢吃大户的行动。有好多地方,那些惨无人性的土财主,被一群穷苦群众涌进去抢吃一空。
在这种形势下,有些地方的财主,也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,他们开始建立自己的地主武装——保安队,把自己的家保护起来,以防被吃抢。
范振国在汇报中说:“离泰安七十多里处的周家堡,有一个恶霸土豪叫周福,外号叫周扒皮,听名号就知道该人是一个怎样的一个人了。他老早就听人嚷嚷,穷棒子要去吃抢自己的家。他害人的时候杀气腾腾,这次听说百姓要吃抢自己的家,吓得他犹如热锅里的蚂蚁,惶惶终日了。他整天如坐针毡,坐立不安。不过有钱能办事,他化了大宗的钱财,买来枪支弹药,竖起竿子招兵买马,自己家成立了一个二十多人的保安队。他还要和附近的地主搞什么联防。”
这周扒皮在家乡横行霸道,鱼肉乡里,对百姓极其苛薄。仗着当局的庇护,反动的气焰相当高,现在必须给以打击,才能利于发动群众。
武馆安排飞剑.铁剑.小明仨人和范振国一同去周家堡做侦察,回来以后,还要制定出一份攻打周扒皮家的作战方案。他们一起来到了范振国的家。范振国的一个邻居,在周家做长工,对周家了如指掌。范振国先通过邻居的介绍,他们掌握了周家大院里的情况,也掌握了保安队的情况。
周家的保安队,包括队长共计二十二人,有二十一支步枪和三支手枪。周扒皮和管家及队长各有一支手枪,队员每人一只长枪。保安队在每个晚上,都要保持一半的人员住在大院内值班。没有什么情况时就在宿舍里睡觉。
飞剑他们又仔细地看了周边的环境和进出路线。考虑到战斗可能发生的危险,又观察考虑了撤退时需要躲避的路线,等等。
飞剑他们制定了作战方案,提交给了李春光和马老师审阅,然后他们几个人又集体讨论了一下,都认为方案制定的很周密,可以实施。
三月的下旬,白天已经很长了,武馆的人员,包括职员共计三十人,留下五人看家外,剩下的二十五人,全部都要都参加这次的行动。他们吃完晚饭,李春光安排了五驾带棚马车,六点种开始出发。武馆要求:除小便外谁也不准把头露出车外,决不允许让外人知道马车里拉着很多的人。要求队员一律都穿着黑色衣服,行动时全体人员都要戴上黑色套头;每人腰里插着两把匕首和一支手枪,背上背着一个大刀,人员分成了四个小组进行行动。
马车到达周家堡后先停在村外小树林里,要直等到晚上十一点才开始行动。飞剑带领着铁剑和小明为第一组,要他仨首先把周家的两条狗喂了麻药肉丸后处死,把门里的岗哨解决掉了。然后悄悄地为武馆人员打开大门,武馆人员才能迅速地进入了大院。紧接着飞剑小哥仨,又立即用飞刀解决掉前院那两个炮楼的哨兵。周教师和赵教师各带俩人,马上潜入后院,也迅速地解决掉另两个炮楼的哨兵;李春光和马光亚二人带领着其余所有的人,先派了俩人守护着大门,其他人都一起去,监视那保安队的宿舍,这组的人枪弹都要上堂,以备意外情况的出现。
周赵二位教师所带的这四人,解决了炮楼之后,回来立即和李春光的小组汇合,由二位教师领头,悄悄地开门进入保安队员的宿舍。首先,他们收缴了保安队的枪支,然后,所有的人员也全都进入房间。被叫醒的保安队员,他们看到进来这么多人,还都拿着武器,都吓得哆嗦了。武工队员用绳子,把保安队员都捆了起来,当着保安队队员的面,宣布了这个保安队长所犯的罪恶,下令处死了这个队长,那些横行不可一世的队员,全都吓瘫了,有的还吓得尿了裤子;由周教师对这些人训话做了教育后,就迅速地撤出了。
飞剑小哥仨,把炮楼的哨兵都解决了之后,立即进入周扒皮的房间,周扒皮赤裸裸地搂着小妾鼾睡着,飞剑用刀把周扒皮脖子抹了,周扒皮在梦中就死去了。醒来的小妾吓得昏死过去,飞剑把她也捆绑了起来,用破布把她的嘴也堵上。
小哥仨动作迅速,很快地找到存放贵重财物的夹层暗室,里面藏有很多贵重物品。其中:有金条二十五根,还有很多贵重的首饰和五千多大洋。飞剑他们一点不落地也全部装进麻袋收缴回来,更重要的是周扒皮的那些地契,以及他逼债所收缴来的地契,和一些高利贷借条、帐册,也全部收缴了,飞剑安排人把从周扒皮那儿收缴来的地契都归还原主,把周扒皮本人的地契和账册以及高利贷的借条,当场全部烧毁。武功队员为了解决武馆里的吃粮,从仓库里还拉走了弍千多斤粮食装上马车,又把收缴的财物,也迅速地装上了马车。李春光他们也把收缴来的二十支步枪、三支手枪、五百多发子弹,也全部地装上马车。有俩学员把两条死狗,也装入麻袋后装到车里了。整个的行动他们都戴着套头,没有暴露自己。未完待续。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