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870阅读
  • 9回复

春暖花开

楼层直达
级别: 管理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暧花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窗外依然寒意浸骨,室内却春意盎然,春天离我们不远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连中央大道室内空中花园,在这里提前享受到春天的气息,向大家致以春天的问候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晋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 发表于: 03-10
回 楼主(侯杰) 的帖子
寒冬过去春天来临,我们这里还是风雪交加的冬天,这几天连续下雪,天总是雾蒙蒙的。看到你在大连空中花园的照片,真好。谢谢你春天的问候!祝你快乐!           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 发表于: 03-10
回 楼主(侯杰) 的帖子
大连是个好地方,盆景、花卉景观很漂亮,又到春暖花开时!谢谢!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 发表于: 03-10
回 楼主(侯杰) 的帖子

   繁花似锦,美不胜收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4楼  发表于: 03-10
回 楼主(侯杰) 的帖子
摄影角度及入网安排都很好,点赞!!
级别: 精灵王
只看该作者 5楼  发表于: 03-10
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候杰的帖子
      室内花园里繁花似锦,花丛中的美夫人靓丽可爱。
为花卉和花丛中美女及攝影师点赞。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6楼  发表于: 03-11
回 楼主(侯杰) 的帖子
看着春意盎然的照片很美!春喛花开的春天就要来临,多美好啊!

图片拍摄得美且清晰,得到孙国华同学为之点赞,我也点个大赞!

女人如花,要像花一样美丽;女人如花,要像花-样绽放;女人如花,要像花一样爱自己;春天到了

,像花一样轻盈,像花-样婀娜!选自网络,献给花中的李晋妹妹!


级别: 管理员
只看该作者 7楼  发表于: 03-11
回复:卢顺志、梁森培、刘贤一、孙国华、魏凤美、陈淑美:
如您所述,女人如花、女人爱花,在春节的假日里,我们夫妇俩来到这一处室内花园,饱览春天的气息,心情不被窗外的寒冷所禁,春暖花开,心暧花也开呀。
室内不只有假花,还有很多真花,亦真亦假,还有鸟鸣、喷泉,如遊仙境。照片都是侯杰所拍,只是光线太亮,没有层次感。
谢谢大家的关注。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8楼  发表于: 04-05
看到各位学友写来的帖子,很受鼓舞,真的谢谢诸位学友的鼓励,我尽量把我已经写完的小说全部发表出来,我的小说梦既不能完全实现,通过华侨网也算满足了我初步的心愿。谢谢各位同学的捧场,使我继续发表这些拙劣的作品有了信心。多谢了!
级别: 骑士
只看该作者 9楼  发表于: 04-05
  第三十二章        4月5日发表
这天一大早五点左右,飞剑小哥仨和刘伯伯都到了指定的位置,他们都带着鱼竿,还事先买了几条活鱼放在水桶里,装作是钓鱼钓上来的,他们还准备了一些熟食和白酒,佯装是钓完鱼后吃喝用的。
在远处做瞭望哨的刘小明,一打手势,告诉大家,田中后藤快要来到了。刘和福把毒蛇在大石下,立即妥善地放好了。他们几人围坐在一起,把白酒瓶盖打开,每人身上都撒上点酒,然后用水代酒喝起来,并假装酒后兴奋,又吹笛子又唱歌,吹得笛音都是指挥毒蛇的,外部人员根本是看不出毛病来的。
“浪人”穿着背心短裤,扛着鱼竿,拿着鱼饵就从飞剑他们旁边走过,还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,径直向那大石头走过去,他把鱼饵放下,拿出鱼饵往鱼钩上套挂的时候,刘和福和飞剑二人的笛声突变,铁剑和小明这时手舞足蹈予以配合,外部人还认为他们是饮酒过量,在瞎蹦乱跳呢,正在这时,只听到这日本浪人大叫,“啊,啊”地叫喊了几声,接着又大声地说着日本话。飞剑他们根本不去管他,仍是连吹带跳。刘伯伯笛音又急忙变成撤退的笛音了,他自己也急急忙忙往另一个方向跑去,毒蛇也在笛音的指挥下,找到了刘伯伯,刘伯伯把毒蛇装进口袋里提前走了。
这周边除了飞剑他们没有别人,浪人在大喊大叫的时候,飞剑他们也在大唱大闹,远处的人根本都不会有什么警觉。不一会,眼看着浪人死定了,他们才收拾了一下东西回去了。
事后去了不少人围观,也去了几个日本浪人和警察,一致认定是毒蛇咬伤致死,定为意外事故处置了事。听说日本浪人被毒蛇咬死,大家奔走相告饮酒相庆,有的人家还放了鞭炮以示庆贺。
浪人已死了十多天了,军警方面已完全销声息事了;这时,飞剑他们认为现在是刺杀“野猪”的时候到了。
这天,天气晴朗,气温很高,飞剑他们九点左右,就去河里游泳去了,刘伯伯假装在给看着衣服。“野猪”游泳的地方有一棵大树,树下有一块有着平面的石板,洗澡时脱下衣服就放在石板上,飞剑他们占据着这个地方,不让其他人过来游泳。小明已爬上一棵大树上做瞭望,这时,他看见“野猪”一行三人过来了就立即打了招呼。飞剑他们马上从湖里回到岸边,刘伯伯就立即到“野猪”游泳的地方,把毒蛇妥善地在那儿隐蔽放好。在离这不远的地方,他们已摆放上酒和熟食,还有一布袋香瓜;在“野猪”快要来到之前,大家就开始吃喝。刘伯伯在吹着口笛,指挥着毒蛇让牠安静,他们小哥仨一面喝着“酒”,一面唱着歌。
“野猪”走过来直奔他游泳的地方去了,俩卫兵离开那地方三十多步远的地方警戒着,铁剑和小明拿着香瓜在吃,他们距离卫兵也很近,他们一边吃着一面向卫兵示意,请他们也来吃香瓜。这俩卫兵吃白食吃惯瘾了,不请就想去拿香瓜吃,现在他们还请自己去吃香瓜,那还客气什么,立即过去拿起香瓜就吃起来。这时“野猪”走到有石板的地方开始脱衣服了,刘伯伯和飞剑的笛音立即变得高亢,这是命令毒蛇攻击开始了。
铁剑和小明一面吃一面唱着,把卫兵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;那边只听到“野猪”大喊一声“啊,啊!”,又接连叫喊着“毒蛇!毒蛇!”在他大喊后的不长时间,刘伯伯的笛音又变了,这又是指挥毒蛇撤退呢。刘伯伯走到另一个方向,毒蛇循着笛音找到了刘伯伯,刘伯伯收起毒蛇就立即走掉了。
卫兵光顾着吃香瓜了,认为看见了毒蛇很平常,团长不理他就得了,绝没有想到团长被毒蛇咬伤了,俩卫兵听到团长急促地喊叫他俩,并眼看团长倒下了,他俩这才急忙跑过去。只听到团长说:“快送我去医院!”现在团长还光裸着身子,只穿了一个游泳裤衩。卫兵抓紧给他穿衣服,衣服穿上了,还没找到车呢,“野猪”已经“呜呼哀哉”了。俩卫兵不得已,一个在原地警卫着“野猪”的尸体,另一个卫兵急忙跑回军营里求援去了。不一会,军营里来了一群人,根据卫兵的叙述,这是一起“明明白白”的意外事故,根本也不用做事故调查了。当场就结论完了。
飞剑他们从容地回去了,全到了刘伯伯家,刘伯伯让妻子做了酒菜,大家又庆贺了一番。每个人的心里比过年都高兴!
飞剑又起草了一份告示,告示是这样写的,
道教的信民们:
根据土地老儿的举报,罪人朱保安,作为一名军官,他勾引倭贼,蹂躏自己的国家和子民,是一个出卖国家的、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,他欺压百姓,奸淫妇女,命案在身,罪行累累,实属罪大恶极。我已安排我的第四十代传人,带着我的行刑使者(毒蛇)予以处决!现在看来还需要再大开杀戒,还有几个罪恶多端的恶霸,也必须给予处决。
现在我正重地告诉你们,凡是行凶作恶的,立即收敛你们的恶行,否则当心你们自己的贱命!
道教教主    张道陵喻示

告示一经张贴出去开始,前往观看的人就络绎不绝,拥挤不堪。人们奔走相告,都在传说着;“张天师显灵了,他给百姓除害了,听说还要杀几个,这可太好了。”
“野猪”和日本浪人确实是毒蛇咬死的,牠怎么不咬别人呢。当然了,一般人都不知道,他是被人用驯好的毒蛇驱蛇咬死的!在那个年代,人们普遍的迷信,那些作恶多端的人,他们不怕人,却特别地害怕鬼神。于是,那些横行霸道的恶人,都整天地坐立不安,惶惶终日了。
彭泽潭召开了党员会议,会议上,泽潭传达了上级党委,对党支部工作汇报的批复意见;然后,对支部前一段的工作进行了总结。总结里,完全肯定了支部的工作成绩,特别是对飞剑等人的工作,给予充分的肯定和表扬;会议一致同意,接纳铁剑和小明为正式中共党员,同意吸收李斌和刘和福为中共预备党员。
会议还决定:目前时机已成熟,可以让飞剑、李斌和刘和福他们集中力量,立即把戏班子成立起来。
经过党员的讨论,会议一致通过了各项内容,形成了决议。
李斌和刘和福二人接到任务后,按着原来的方案,立即着手开始了组建戏班子。
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——#
他们又找到了郭振东。自从李斌给他打过招呼以后,郭老板心里又充满了希望。不过,只要这几个流氓团伙的头子,还存在一天,让他出山的决心就不好下了。这次马学良和马雅芳的被解救,通过这件事儿,虽然他对飞剑、李斌他们的能力特别地佩服,但是让他出山重操旧业,还是犹豫不决的。这次听说“野猪”和日本浪人,被毒蛇咬死之后,他的郁闷心情一扫而光,自己在家里连续三天喝酒庆贺。
现在,他是迫不及待地想会见李斌,急着抓紧讨论怎么组建戏班子了。对自己的出山重操旧业,已是跃跃欲试了。
就在这个当口,李斌和刘和福二人前来与他会见,商讨组建戏班子一事,郭老板高兴极了,见面之后互相热情地寒暄一番,李斌把刘和福郑重其事的介绍给郭振东。虽说在看望飞剑时见过面,因没作介绍还是互不熟悉。这次李斌介绍说;“刘和福是在外地行商,挣了大钱的一位老板,是想到济南来做点事业的”。他们落座之后,就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。李斌说:“我和刘老板这次来,就是来和您老商量一下,重新开办戏班子一事来的。我俩的想法,就是要和您老合伙办这戏班子,还想奉您老为这戏班子的班主,我俩当您的副手,您看这样做行吗?
至于开办戏班子的启动资金,不知您老能拿出多少钱来?您原来的剧场以及还有用的一切设备物品,都可作价算做您老的投资。怎么作价?您老一口定音,我俩决不还价。资金的不足部分,由我俩包了。戏班子在运营中是盈利了还是亏损了,按老规矩我们共同承担。艺人和职员的薪俸定多定少的,我已经有了方案,再请您老看看后敲定,您看这样行不行?关于戏班子需要招聘的艺人和职员,由您老裁定,我们共同去做工作,您看这样行吗?”
李斌又把要招聘的人共分六个组的想法,告诉了郭老板,也把每个组的领头人准备安排谁,也介绍给郭振东了。
郭振东已经在家闲呆了好几年了,正想重操旧业,一考虑,自己资金不足也是一个大问题。干别的还不会,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,李斌来了,这才是真正叫作及时雨了。李斌所谈的条件,又是那么的宽松。而且,方方面面又给考虑的那么周详。如果他自己来干的话,也想找一个撘伙的帮手。没想到天从人愿,帮手自己给送上门来了。
郭振东原来对李斌这个人也是很了解的。并且,还很欣赏他的人品。所以郭振东一口应承,爽快地答应了。李斌把早已写好的,合伙办戏班子的文书也交给了郭振东,郭振东看完后,觉的很满意。立即说;“我就不用再做考虑了,你们考虑得很公平很详细。进一步说,这文书对我却很有利,对你们自己却是有点吃亏。文书是死的人是活的,我愿结交你们二位,合伙来把这戏园子的生意办好。这一个合伙文书我同意了。未完待续。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上一个 下一个